Browsed by
日期:2020年3月4日

肆-《活着》

肆-《活着》

閱讀本文約花費: 81 (分鐘) 目录00 – 前言01 – 壹02 – 贰03 – 叁04 – 肆05 – 伍06 – 陆 ========================================================== 四     那一年,有庆念到五年级了。俗话说是祸不单行,家珍病成那样,我就指望有庆快些长 大,这孩子成绩不好,我心想别逼他去念中学了,等他小学一毕业,就让他跟着我下地挣工 分去。谁知道家珍身体刚刚好些,有庆就出事了。     那天下午,有庆他们学校的校长,那是县长的女人,在医院里生孩子时出了很多血,一 只脚都跨到阴间去了。学校的老师马上把五年级的学生集合到操场上,让他们去医院献血, 那些孩子一听是给校长献血,一个个高兴得像是要过节了,一些男孩子当场卷起了袖管。他 们一走出校门,我的有庆就脱下鞋子,拿在手里就往医院跑,有四、五个男孩也跟着他跑 去。我儿子第一个跑到医院,等别的学生全走到后,有庆排在第一位,他还得意地对老师 说:     “我是第一个到的。”     结果老师一把把他拖出来,把我儿子训斥了一通,说他不遵守纪律。有庆只得站在一 旁,看着别的孩子挨个去验血,验血验了十多个没一个血对上校长的血。有庆看着看着有些 急了,…

Read More Read More

叁-《活着》

叁-《活着》

閱讀本文約花費: 79 (分鐘) 目录00 – 前言01 – 壹02 – 贰03 – 叁04 – 肆05 – 伍06 – 陆 ========================================================= 三     有庆念了两年书,到了十岁光景,家里日子算是好过一些了,那时凤霞也跟看我们一起 下地干活,凤霞已经能自己养活自己了。家里还养了两头羊,全靠有庆割草去喂它们。每天 蒙蒙亮时,家珍就把有庆叫醒,这孩子把镰刀扔在篮子里,一只手提着,一只手搓着眼睛跌 跌冲冲走出屋门去割草,那样子怪可怜的,孩子在这个年纪是最睡不醒的,可有什么办法 呢?没有有庆去割草,两头羊就得饿死。到了有庆提着一篮草回来,上学也快迟到了,急忙 往嘴里塞一碗饭,边嚼边往城里跑。中午跑回家又得割草,喂了羊再自己吃饭,上学自然又 来不及了。有庆十来岁的时候,一天两次来去就得跑五十多里路。     有庆这么跑,鞋当然坏得快。家珍是城里有钱人家出生,觉得有庆是上学的孩子了,不 能再光着脚丫,给他做了一双布鞋。我倒觉得上学只要把书念好就行,穿不穿鞋有什么关 系。有庆穿上新鞋才两个月,我看到家珍又在纳鞋底,问她是给谁做鞋,她说是给有庆。     田里的活已经把家珍累得说话都没力气了,有庆非得把他娘累死…

Read More Read More

贰-《活着》

贰-《活着》

閱讀本文約花費: 90 (分鐘) 目录00 – 前言01 – 壹02 – 贰03 – 叁04 – 肆05 – 伍06 – 陆 ============================================================== 二     福贵说到这里看着我嘿嘿笑了,这位四十年前的浪子,如今赤裸着胸膛坐在青草上,阳 光从树叶的缝隙里照射下来,照在他眯缝的眼睛上。他腿上沾满了泥巴,刮光了的脑袋上稀 稀疏疏地钻出来些许白发,胸前的皮肤皱成一条一条,汗水在那里起伏着流下来。此刻那头 老牛蹲在池塘泛黄的水中,只露出脑袋和一条长长的脊梁,我看到池水犹如拍岸一样拍击着 那条黝黑的脊梁。这位老人是我最初遇到的,那时候我刚刚开始那段漫游的生活,我年轻无 忧无虑,每一张新的脸都会使我兴致勃勃,一切我所不知的事物都会深深吸引我。就是在这 样的时刻,我遇到了福贵,他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从来没有过一个人像他那样对我全盘托 出,只要我想知道的,他都愿意展示。     和福贵相遇,使我对以后收集民谣的日子充满快乐的期待,我以为那块肥沃茂盛的土地 上福贵这样的人比比皆是。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确实遇到了许多像福贵那样的老人,他们穿 得和福贵一样的衣裤,裤裆都快耷拉到膝盖了。他们脸上的皱纹里积满了阳光和泥土,他们 向我微笑时,我看到空…

Read More Read More

壹-《活着》

壹-《活着》

閱讀本文約花費: 65 (分鐘) 目录00 – 前言01 – 壹02 – 贰03 – 叁04 – 肆05 – 伍06 – 陆 ==================================================== 一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 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 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我毫无顾忌地拿起漆满茶垢的茶碗舀水 喝,还把自己的水壶灌满,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 扬长而去。我曾经和一位守着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这是我有生以来瓜吃得最多的 一次,当我站起来告辞时,突然发现自己像个孕妇一样步履艰难了。然后我与一位当上了祖 母的女人坐在门槛上,她编着草鞋为我唱了一支《十月怀胎》。我最喜欢的是傍晚来到时, 坐在农民的屋前,看着他们将提上的井水泼在地上,压住蒸腾的尘土,夕阳的光芒在树梢上 照射下来,拿一把他们递过来的扇子,尝尝他们和盐一样咸的咸菜,看看几个年轻女人,和 男人们说着话。     我头戴宽边草帽,脚上穿着拖鞋,一条毛巾挂在身后的皮带上,让它像尾巴似的拍打着 我的屁股。我整日张大嘴巴打着呵欠,散漫地走在田间小道上,我的…

Read More Read More

前言-《活着》

前言-《活着》

閱讀本文約花費: 5 (分鐘) 目录 00 – 前言 01 – 壹 02 – 贰 03 – 叁 04 – 肆 05 – 伍 06 – 陆 ——————————————————————————————————————– 前言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 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 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和长时期的痛苦,因为内心并非时 时刻刻都是敞开的,它更多的时候倒是封闭起来,于是只有写作,不停地写作才能使内心敞 开,才能使自己置身于发现之中,就像日出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灵感这时候才会突然来到。     长期以来,我的作品都是源出…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