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日期:2020年3月26日

揭秘:宋哲元29军真的有传奇的“大刀队”吗?

揭秘:宋哲元29军真的有传奇的“大刀队”吗?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  当日夜袭日军者,乃是西北军之特种兵“手枪连”,而非中世纪之“大刀队”。   长城抗战之西北军“大刀队”传奇,在民间与学界流传极为广泛   1933年“长城抗战”,迄今仍最为世人津津乐道者,莫过于二十九军之“大刀队”传奇。该传奇称:二十九军109旅在守卫喜峰口时,利用西北军素有的大刀传统,于1933年3月12日夜袭日军,斩首无算,一举扭转战局,“此战过后,日军指挥官命令与大刀队对峙的日本士兵在脖子上套上特制的铁护圈,以防脑袋被砍掉;晚上因忌惮大刀队夜袭,睡觉时也不敢取下。”①   该传奇自当年战事甫终,即被国内媒体大加宣传,如天津《益世报》称:   “我们喜峰口的英雄是光着脚、露着头,使着中古时代的大刀,……抢回了山,夺回了岭,收回了喜峰口,俘虏了几千个日本人,收到了几千枝日本枪,捉住了许多辆日本坦克,抬回来许多架日本开山炮。这个故事,岂不比(法军守卫)凡尔登的故事还威武!还壮烈!还光荣!还灿烂!”②   其后,某些相关当事人及部分历史学者,进一步强化了该传奇的可信度。如参与夜袭之董升堂将军,1949年后在大陆撰文称:当日受命绕往敌后奇袭时,曾“下达命令只准用大刀砍,手榴弹炸,非到万不得已,不用轻机枪和步枪射击。……受此打击后,敌人都戴上钢盔,预防大刀砍头。”③刘汝明将军(未参与夜袭),晚年在台湾,亦撰文回忆:“日军来犯,我赵登禹旅、王长海团的大刀…

Read More Read More

毛澤東一篇鮮為人知的評論: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毛澤東一篇鮮為人知的評論: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1949年初,國共談判時,毛澤東為新華社連續寫了六篇評論。《毛澤東選集》收入了五篇,在《評戰犯求和》的題解中說:“這是毛澤東為新華社寫的揭露國民黨利用和平談判來保存反革命實力的一系列評論的第一篇。其他的評論是:《四分五裂的反動派為什麼還要“空喊和平”》、《國民黨反動派由“呼吁和平”變為呼吁戰爭》、《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個答案》、《南京政府向何處?》等。”這個“等”字就是至今還鮮為人知的被稱為新聞名篇的《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歷史名篇的播發經過  當時,這篇評論引起了轟動。它不僅痛快淋漓地揭露了國民黨當局要求和談的目的,打掉了他企圖“劃江而治”的幻想,就寫作而言,構思別致巧妙,語言既庄重朴實,又幽默風趣,嬉笑怒罵,諧而不俗,是毛澤東新聞評論中的精品,是體現他語言風格的代表作。當時,新聞界把它作為新聞佳話、寫作范文,廣為傳播,效仿者眾多。  1983年毛澤東誕辰90周年前夕,有關部門在編輯《毛澤東新聞工作文選》時,曾擬收入此文並排了清樣,后因涉及“一些關系問題”被撤了下來。1993年,毛澤東誕辰100周年時,我寫了一篇《〈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的背后》,送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回信是“《〈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的背后》一文寫得挺好,但主要出於現時發表毛澤東同志的這篇評論是否適宜等方面的考慮,建議不要發表”。在這同時和以后陸續出版的《毛澤東軍事文…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