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视频

开好回顾会议需要解决这四个问题

开好回顾会议需要解决这四个问题

閱讀本文約花費: 20 (分鐘) 持续改进是敏捷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一个敏捷团队今天多么出色,都要推动其团队成员去寻求未来变得更好的方法。而探索持续改进,正是迭代回顾会议的目的。 不幸的是,并非所有回顾会议都能实施得很好。许多团队往往很难开好回顾会议。在本文中,我将描述自己在回顾会议中看到的四个最常见问题,并提供解决问题的建议。   问题1:人们不诚实或不值得信任  对回顾会议最常见的抱怨之一是:人们没有提出真正的问题或人们不愿意承认他们的问题。如果人们不能在回顾会议上直言不讳,那么得到的评论也只能是“浪费时间”。 这或许是个真实存在的问题,但解决方案不是抛弃回顾会议,而是我们要关注如何让人们在回顾会议中变得更加诚实和开放。 您一定能采取一些措施来增强团队成员之间的诚实和互信。具体可以执行以下措施: 1)营造安全氛围 要营造安全氛围,因为只要缺乏安全感,人们就不会在回顾会议上畅所欲言。这就意味着——人们在回顾会议上说的话和发生的事都不会蔓延到会后,并且这一点已深入人心。 只要参加足够多的回顾会议,您就会偶尔看到情绪失控的情况,您还会听到不该重复出现的话语。在最近一次回顾会议上,就有一位程序员咆哮:“到底还要等多久,‘该死的DevOps组’才能执行部署工作?”。 他确实不应该那样说话。但换句话说,他能发泄出情绪,并且在发泄完后明白不能再这样与DevOps…

Read More Read More

B站《后浪》是如何击中人心的

B站《后浪》是如何击中人心的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 五四青年节的前夕,忽如一夜春风来,朋友圈被B站的新广告刷屏了。何冰老师贡献了一个精彩的演讲《后浪》。(点击图片观看演讲视频)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朋友圈里,不论70后、80后、90后、00后,都在转发这个视频,这是极少见的能打通多个人群的内容。在五四青年节,B站将会通过这个视频获得亿级的曝光量,并会大量获得超出原有用户年龄层的新用户。B站以六位数的投入,达成了一个千万级广告投放的效果,投资回报率惊人。这是一次出色的营销,也是一个精彩的商业演讲。一个演讲,B站是怎么做到让如此多不同人群来转发的呢?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把【共情】用到极致。作为沟通与表达的专业教练,我一直在研究:什么样的内容,不论是文字、还是视频,能够使人在看完之后产生强烈的冲动,想把它转发给更多人?我总结下来有这么几种类型:第一类,是一个全新的认知、知识、或信息,它对我们非常有用,对其他人也很有用,我们会很愿意分享。这是能够带来现实价值的一种新知。 第二类,能够带来娱乐价值的,博人一笑的。第三类,是看完之后能引发我们强烈的情绪。传播内容的情绪符合我们内心深处潜意识里的那种情绪,通常与个人的三观有关,因此会引发大量的传播。前不久当我们看到武汉的一位医生去世时,我看到很多人在各类社交媒体上进行转发纪念。同样的,一些容易引发人们群情激奋的事件,也容易获得迅速传播,比如渣男出轨,虐…

Read More Read More

第七章 Rocketmq–消息驱动

第七章 Rocketmq–消息驱动

閱讀本文約花費: 16 (分鐘) 接上文,本文主要介绍了MQ是什么,及它的应用场景,消息发送和接收演示以及相关的案例。 7.1 MQ简介 7.1.1 什么是MQ MQ(Message Queue) 是一种跨进程的通信机制,用于传递消息。通俗点说,就是一个先进先出的数据结构。 7.1.2 MQ的应用场景 7.1.2.1 异步解耦 最常见的一个场景是用户注册后,需要发送注册邮件和短信通知,以告知用户注册成功。传统的做法如下: 此架构下注册、邮件、短信三个任务全部完成后,才返回注册结果到客户端,用户才能使用账号登录。但是对于用户来说,注册功能实际只需要注册系统存储用户的账户信息后,该用户便可以登录,而后续的注册短信和邮件不是即时需要关注的步骤。 所以实际当数据写入注册系统后,注册系统就可以把其他的操作放入对应的消息队列 MQ 中然后马上返回用户结果,由消息队列 MQ 异步地进行这些操作。架构图如下: 异步解耦是消息队列 MQ 的主要特点,主要目的是减少请求响应时间和解耦。主要的使用场景就是将比较耗时而且不需要即时(同步)返回结果的操作作为消息放入消息队列。同时,由于使用了消息队列MQ,只要保证消息格式不变,消息的发送方和接收方并不需要彼此联系,也不需要受对方的影响,即解耦合。 7.1.2.2 流量削峰 流量削峰也是消息队列 MQ 的常用场景,一般在秒杀或团队抢购(高并发)活动中使用广泛。…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7

方方日记 20200317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方方武汉日记3月17日 武汉各路人马,都是最高礼仪欢送这些白衣天使,是他们救了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人。 显然,生活将陆续恢复正常 文/方方 封城第55天。 天气晴好。出门倒垃圾,隔着杂树枝,可以看到坡下的桃花正在盛开。有点“灌木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桃出墙来”的意境。整个文联大院,除了没有人,其他一切如常。 今天疫情报出只有一个新增确诊病人。清零即在眼前。越来越多的重症病人被抢救过来,但他们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希望他们继续坚持,尽管很辛苦,但也先活过来再说,后面的治疗再慢慢跟上。目前官方公布的湖北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已达三千多人,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数字。疫情结束,安抚遗属的事,恐怕也非常紧要。纵观整个疫情过程,自国家倾力救湖北后,抗疫所采取的种种措施,相当有力也相当有效。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更多的好消息都在往外涌,朋友圈里到处都能见到传播。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除了武汉,全省各地市开始解封复工,大量员工也开始返汉。这个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最想听到的。真希望看到武汉重新恢复它嘈嘈杂杂、生机勃勃的场面。 其实在武汉,比企业更等不起的还有另外一批人,这不是一小批,而是一大批:那就是儿女在外的空巢老人和独居老人。平时这些老人的生活,完全靠保姆或钟点工照顾。每到春节,保姆和钟点工大多会回家过年,年后再来。这次封城,他们大多人不能按时返回老人家…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4

方方日记 20200314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 方方: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3月14日) Original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5 days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4日 新闻记者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关注社会和民生,应该是职责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条。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文/方方 大晴。不知道樱花是否还在盛开。一般来说,每逢樱花开放日,总是风雨飘摇时。三两天,就零落成泥。所以看樱花盛开樱花凋零,那种生命的短促,极易让人有万千感慨。 疫情依然好转,新增确诊感染的数字越来越小。这几天都在个位数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担心道,数字上不会有假吧?因为前期对疫情的隐瞒,让此时的人们心里充满了不信任感。万一为了让数字上好看,万一为了让自己有成就,再次隐瞒怎么办?我理解这种担忧,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态,这种心态会引发对诸多事情的怀疑。为此,我专门向医生朋友询问:数字上是否存在作假的可能。医生朋友用肯定而坚决的态度回复说:不会隐瞒,也没必要隐瞒!这也是我希望的答案。 下午,我的同学老狐给我发来消息。老狐的父亲胡国瑞先生是我的老师,给我们开宋词课。胡先生的课讲得好,外系也有不少人来听,教室总是坐满了人,后来还换到老斋舍那边一间大教室去。有一首词,当时书上没有,胡先生便念给我们听:“来往烟波,十年自号西湖长。轻舟小桨,荡出芦花港。得意高歌,夜静声偏朗。无人赏,自家拍掌,唱彻千山响。”胡先…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3

方方日记 20200313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 方方: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一场(3月13日)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6 days ago 青年时代的方方 方方武汉日记3月13日 无数的个人悲伤,郁结成块,或许会成一个难解的题。不如,开辟一个空间,让大家同哭一场吧。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吧 文/方方 太阳到中午还很明亮,下午后,便开始变阴,风也刮了起来。老天的脸,总是说变就变,有时候你想要个过度,都要不到。武大的樱花应该全都开了吧。站在老斋舍平台上朝下看,真是有如白云似的一条花带。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樱花也开,我们也会去照相,只是并未见到什么游人,就我们学生自己。到后来,居然成了旅游点,每到此季,校园里挤得无法行路。脸庞跟花瓣一样多,人群比樱花更像风景。 疫情依然继续向好。出院的人越来越多,而新增确诊病人只剩了几个。不过,今天有点奇怪,疫情发布的时间比平时晚。我中午去到两三个群转了转,发现大家都议论此事,不理解为什么发布时间延迟。医生朋友也认为,稍一延迟,马上就给人以想象空间。我想,这个空间里会装些什么呢? 封城已过五十天了,如果当初封的时候,告诉大家你们将被封上五十天,不知道那时的心情会是怎样。无论如何,我是绝没有想到会这么久的。上个月去医院取药,我取了一个月的用量,以为足够了,不可能封那么久。现在看来,我显然低估了这个病毒。低估了它的强悍和耐力。尽管新增病人越来越少,但总有一些奇怪…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08

方方日记 20200308

閱讀本文約花費: 13 (分鐘) 方方: 线索来了, 该查的就顺着查吧(3月8日) 方方 二湘的十维空间 1 week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8日 我和我们,都想知道,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要隐瞒。 线索来了,该查的,就顺着查吧? 文/方方 又下起了雨,雨还不小。冷飕飕的,白天也如黄昏。远在成都的刘先生请他在武汉的朋友给我送来了几条鱼,推辞半天,没推掉。他们还杀好了,甚至连葱姜萝卜也都备好,说是让我煮鱼汤喝,这样做起来很容易。通过我日记看到我有糖尿病,他们又买了点干果,留下一封信,放在我们大院门口。实在是让我惭愧,又很感动。谢谢朋友们的关心。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大家都在网上向女人献花。小时候,每逢这天我们一群女孩肯定会高唱:“三八妇女节,男伢好造业,女伢玩游戏,男伢在屋里做作业。”这段歌谣,得用武汉话唱,那种腔调和韵律,才会有千回百转的味道。想起来,是多么遥远的事。 在武汉。人们管小孩,叫“伢”。男孩子为“男伢”,女孩子为“女伢”。成人后,“伢”变成了“将”。男人为“男将”,女人为“女将”。不管身份贵贱、职位高低,都是“男将”和“女将”。却没有兵。这种称谓很有意思,不知道其他地方有没有。 武汉的女将貌似厉害,其实家里大事,还是多由男将作主。有趣的是,家里但有麻烦,一般会是女将出头。并非男将不行,而是女将天生有保护家里男将的气概。说起来,恐怕是家里的男将在社会上有工作,或许有体面的职业…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229

方方日记 20200229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七(2月29日) 这集体沉默的鞭子,也打在了自己人身上 集体的沉默,这是最可怕的 文/方方 天又晴了。阴阴晴晴,有点像我的封城日记,开开封封。待在家里时间长了,不知以后出去还习惯否。甚至,还愿意出去否。今天邻居唐小禾老师发了一组东湖的照片,像是无人机所拍,说是近日的。空旷而寂静的东湖,梅花盛开,红白相间,真是美得不得了。转给同事,同事说,看着看着好想哭。唉,一年春事几何空。杏花红。海棠红。看取枝头,无语怨天公。这几句词,倒是与我们现在挺搭。 武汉人有点沉闷,这是我很强烈的感受。连一向活跃的同事们,也都不想讲话。我家里的小群,亦很少有人做声。都在追剧吗?还真愿如此。关门禁足如此之久,是需要很强意志力来承受的。在武汉,人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压力,外地人恐怕很难体会。用任何美好的词汇来夸赞武汉人在这次疫情中所作的奉献都不为过。我们还在继续坚持,依然听从和配合政府的所有指令。这已是封城的第38天。 疫情蔓延已经控制,全国各地只有零星的新增病例,只有武汉例外。但武汉的局面似乎看上去也不错。医生朋友告诉我,武汉现在有近四万密切接触者,疑似病例是不是都来自这里呢?如果是,那么,已经确诊的病例,又几乎多来自疑似人群。设若如此,疫情就比较明朗了。只需从这近四万人中筛查即可。从这个角度说,武汉的疫情,也算控制住了。不过医生朋友依然觉得不太乐观,他认为政府…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228

方方日记 20200228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六(2月28日) “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都是容不得多样的生态,只准世界上有一个声音,一种腔调。” 所谓早春,总会有几天这样的日子 文/方方 依然阴天。有雨。天又冷了起来。连夜晚都来得早些,四点多钟,如果不开灯,屋里光线就显暗。所谓早春,总会有几天这样的日子。 今天看到微博上有人转发当年朱镕基总理在上海作自我介绍的视频。其中有一句话:“我的信条是独立思考。”这句话,我很喜欢。这也是我所想的。大学刚毕业时,我参加一次文学会议,老作家姜弘先生在会上说,我们的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肩上。这话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的,我们的脑袋不是长在老师的教导中,也不是长在报纸上,更不是长在会议文件里,它是长在自己的肩上。我们的脑袋要用来独立思考才更有价值。所以,无论极左骂或极右批,都不会改变我自己看这个世界的目光,也不会动摇我对社会和人性的思考。昨天跟易中天学长闲聊,我说极左和极右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他深表同意。之所以说这两个极派一样,乃是因为他们都容不下别人与他们想得不同。用易学长的话说:“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都是容不得多样的生态,只准世界上有一个声音,一种腔调。” 我每天记录一点事情,并在同时加入一点想法和情绪,我觉得很有意思。这是一份纯粹的个人记录,以日记体的方式。它本来就不可能宏大叙事,也不可能记下抗疫中所有的人事,更不可能用文青们热衷的语言。它就是随心…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225

方方日记 20200225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 方方武汉日记二月初三(2月25日) 我们都有创伤。掉头回望,我们不是幸运者,我们只是幸存者。 此曲终了,我们再寻解药 文/方方 天气好到令人惊讶,中午温度快达20度了吧?开着暖气已有热的感觉。但到晚上,又突然下雨,很反常也很怪异。反正不能出门,看手机便成每日的必修课。 一早看到几个视频,真是有话想说。视频有两类:一类是外省的捐赠蔬菜抵达湖北的遭遇:或半道被人拦截,或整袋往垃圾堆扔,更或烂在仓库里。这类视频,好几个。另一类是居民大骂团购的蔬菜贵得没谱。对于很多百姓来说,钱是要紧抠着用的。平时买菜也是再三挑选,才敢下手。酱油降价两分钱,排队的人能拐弯。为什么?因为袋中钞票刚够糊口,能省一分是一分。所以,团购的菜,在质量和菜品不能挑选的前提下,还很贵,百姓不骂,简直不可能。更何况,关了这么多天,心里本就憋一肚子气。 要说明的是,这些视频,都是朋友转来,我无法确定真假。但无论真假,我都认为大量捐赠的蔬菜,应该有一个更合理的分配模式。现在的局面,一方面分配困难,一方面买菜太贵,双输。还要伤害外省人民的一片善心。真莫如把所有捐赠蔬菜,交由蔬菜部门统一分配到各超市。严格要求超市以平价或低价团购给百姓,回款或捐赠或继续用于补贴所采购的平价菜。这样既可让百姓买到便宜菜,亦可将社区人员从搬运、分菜、送菜这类事务中解脱出来。当然,各单位或各社区自己弄来的爱心菜,让员工分…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