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视频

苹果电脑为什么要换 CPU:Intel 与 ARM 的战争

苹果电脑为什么要换 CPU:Intel 与 ARM 的战争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三个月前,新款 iPad Pro 发布,支持触摸板和鼠标。 上图的黑点就是鼠标。苹果公司显然打算,平板电脑当作笔记本使用。 我们知道,iPad 的操作系统跟 iPhone 是一样的,都是基于 iOS。如果 iOS 可以用于笔记本,就意味着可以跟桌面系统 MacOS 统一了。如果 MacBook 和 iPhone 都用同一个操作系统,App 就能通用了。 苹果公司显然也是这么打算的。几天后的6月22日将举行 WWDC(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媒体报道,苹果公司将在那一天宣布,更换 Mac 电脑的 CPU,从 Intel 公司的 x86 架构改成 ARM 架构。 一旦 Mac 跟 iPhone 使用同样架构的 CPU,那就铺平了统一操作系统的道路。操作系统无法通用的最主要原因,就是 CPU 架构不同。 本文回顾苹果公司的 CPU 架构变化历史,帮助大家理解这件事的技术含义,以及未来的影响。 一、CPU 架构是什么 CPU 的全称是”中央处理单元”,它是计算机的核心,计算都由它来完成。但是,CPU 本身只是一个概念,每家芯片公司都有自己的具体实现。 不同的 CPU 设计实现,就称为” CPU 架构”(CPU architecture)。 不同的 CPU 架构有不同的指令集,彼此不通用,这导致运行在上面…

Read More Read More

甲骨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25个Java应用程序

甲骨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25个Java应用程序

閱讀本文約花費: 22 (分鐘)作者 | Alexa Morales译者 | 刘雅梦策划 | TinaJava 的故事始于 1991 年,当时 Sun Microsystems 试图将其在计算机工作站市场的领先地位扩展到新兴且发展迅速的个人电子产品市场。几乎没有人预料到 Sun 即将创建的编程语言会使计算大众化,激发了一个全球范围的社区,并成为了一个由语言、运行时平台、SDK、开源项目以及许多工具组成的持久软件开发生态系统的平台。经过 James Gosling 领导的数年秘密开发之后,Sun 于 1995 年发布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编写,随处运行” 的 Java 平台,并将重点从最初的交互式电视系统设计转到了新兴的万维网应用程序上。在本世纪初,Java 就已经开始为从智能卡到太空飞行器的一切制作动画了。 如今,数以百万计的开发人员在使用 Java 编程,Java 仍然在以越来越快的步伐向前发展。在 Java 诞生 25 周年之际,Java Magazine(Oracle 的双月刊)联合 Oracle Java 开发团队,共同撰文回顾 Java 是如何塑造我们这个星球的。 以下是迄今为止,最具创意和影响力的 25 个 Java 应用程序, 包含了从 Wikipedia Search 到美国国家安全局的 Ghidra 等。这些应用包罗万象,覆盖了包括:太空探索、视频游戏…

Read More Read More

固若金坛

固若金坛

閱讀本文約花費: 9 (分鐘)7月8日,江苏常州金坛区教育局发布《关于对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调查处理的通报》,全文如下:针对家长和网友的反映,经查,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存在违规违纪行为。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第二十三条、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给予袁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收受的款物予以收缴。根据《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处分暂行规定》第十八条和第二十条、教育部《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修订)》、《江苏省<中小学教师违反职业道德行为处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江苏省教育厅《关于开展拒绝有偿补课公开承诺活动的通知》等相关规定,给予袁某某降低岗位等级处分。教育部门将深刻吸取教训,严格落实对教师的教育管理责任,将师德师风建设贯穿于教育全过程,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金坛区教育局 2020年7月8日 看到这个通报,我首先想到了一个成语:固若金坛。本来是固若金汤,但金坛教育局连月来的表现,已经把这个成语给颠覆了。显然,“固若金坛”比“固若金汤”合适多了。 金坛河滨小学5年级学生缪可馨之死,是全国人民关注的事件。让我们看看时间线:6月4日,缪可馨在作文课后坠楼身亡。6月12日,“联合调查组”发布结论:“共走访班级学生45名、学校老师3名,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情况。”6月16日,金坛区有关部门对多家媒体通报:…

Read More Read More

Redis的内存和实现机制

Redis的内存和实现机制

閱讀本文約花費: 23 (分鐘)1. Reids内存的划分# 数据 内存统计在used_memory中 进程本身运行需要内存 Redis主进程本身运行需要的内存占用,代码、常量池等 缓冲内存,客户端缓冲区、复制积压缓冲区、AOF缓冲区。有jemalloc分配内存,会统计在used_memory中 内存碎片 Redis在分配、回收物理内存过程中产生的。内存碎片不会统计在used_memory中。如果Redis服务器中的内存碎片已经很大,可以通过安全重启的方式减小内存碎片:因为重启之后,Redis重新从备份文件中读取数据,在内存中进行重排,为每个数据重新选择合适的内存单元,减小内存碎片。 2. Redis的数据存储的细节# 涉及到内存分配器jemalloc, 简单动态字符串(SDS),5种值类型对象的内部编码,redisObject, DictEntry: Redis 是key-value数据库,因此对每个键值对都会有一个dictEntry,里面存储了指向Key和Value的指针;next指向下一个dictEntry,与本Key-Value无关 Key: 并不是以字符串存储,而是存储在SDS结构中 RedisObject: 5种值对象不是直接以对应的类型存储的,而是被封装为redisObject来存储 jemalloc: 无论是DictEntry对象,还是redisObject, SD…

Read More Read More

开好回顾会议需要解决这四个问题

开好回顾会议需要解决这四个问题

閱讀本文約花費: 20 (分鐘)持续改进是敏捷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一个敏捷团队今天多么出色,都要推动其团队成员去寻求未来变得更好的方法。而探索持续改进,正是迭代回顾会议的目的。 不幸的是,并非所有回顾会议都能实施得很好。许多团队往往很难开好回顾会议。在本文中,我将描述自己在回顾会议中看到的四个最常见问题,并提供解决问题的建议。   问题1:人们不诚实或不值得信任  对回顾会议最常见的抱怨之一是:人们没有提出真正的问题或人们不愿意承认他们的问题。如果人们不能在回顾会议上直言不讳,那么得到的评论也只能是“浪费时间”。 这或许是个真实存在的问题,但解决方案不是抛弃回顾会议,而是我们要关注如何让人们在回顾会议中变得更加诚实和开放。 您一定能采取一些措施来增强团队成员之间的诚实和互信。具体可以执行以下措施: 1)营造安全氛围 要营造安全氛围,因为只要缺乏安全感,人们就不会在回顾会议上畅所欲言。这就意味着——人们在回顾会议上说的话和发生的事都不会蔓延到会后,并且这一点已深入人心。 只要参加足够多的回顾会议,您就会偶尔看到情绪失控的情况,您还会听到不该重复出现的话语。在最近一次回顾会议上,就有一位程序员咆哮:“到底还要等多久,‘该死的DevOps组’才能执行部署工作?”。 他确实不应该那样说话。但换句话说,他能发泄出情绪,并且在发泄完后明白不能再这样与DevOps组…

Read More Read More

B站《后浪》是如何击中人心的

B站《后浪》是如何击中人心的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五四青年节的前夕,忽如一夜春风来,朋友圈被B站的新广告刷屏了。何冰老师贡献了一个精彩的演讲《后浪》。(点击图片观看演讲视频) 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朋友圈里,不论70后、80后、90后、00后,都在转发这个视频,这是极少见的能打通多个人群的内容。在五四青年节,B站将会通过这个视频获得亿级的曝光量,并会大量获得超出原有用户年龄层的新用户。B站以六位数的投入,达成了一个千万级广告投放的效果,投资回报率惊人。这是一次出色的营销,也是一个精彩的商业演讲。一个演讲,B站是怎么做到让如此多不同人群来转发的呢?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把【共情】用到极致。作为沟通与表达的专业教练,我一直在研究:什么样的内容,不论是文字、还是视频,能够使人在看完之后产生强烈的冲动,想把它转发给更多人?我总结下来有这么几种类型:第一类,是一个全新的认知、知识、或信息,它对我们非常有用,对其他人也很有用,我们会很愿意分享。这是能够带来现实价值的一种新知。 第二类,能够带来娱乐价值的,博人一笑的。第三类,是看完之后能引发我们强烈的情绪。传播内容的情绪符合我们内心深处潜意识里的那种情绪,通常与个人的三观有关,因此会引发大量的传播。前不久当我们看到武汉的一位医生去世时,我看到很多人在各类社交媒体上进行转发纪念。同样的,一些容易引发人们群情激奋的事件,也容易获得迅速传播,比如渣男出轨,虐童…

Read More Read More

第七章 Rocketmq–消息驱动

第七章 Rocketmq–消息驱动

閱讀本文約花費: 16 (分鐘) 接上文,本文主要介绍了MQ是什么,及它的应用场景,消息发送和接收演示以及相关的案例。 7.1 MQ简介 7.1.1 什么是MQ MQ(Message Queue) 是一种跨进程的通信机制,用于传递消息。通俗点说,就是一个先进先出的数据结构。 7.1.2 MQ的应用场景 7.1.2.1 异步解耦 最常见的一个场景是用户注册后,需要发送注册邮件和短信通知,以告知用户注册成功。传统的做法如下: 此架构下注册、邮件、短信三个任务全部完成后,才返回注册结果到客户端,用户才能使用账号登录。但是对于用户来说,注册功能实际只需要注册系统存储用户的账户信息后,该用户便可以登录,而后续的注册短信和邮件不是即时需要关注的步骤。 所以实际当数据写入注册系统后,注册系统就可以把其他的操作放入对应的消息队列 MQ 中然后马上返回用户结果,由消息队列 MQ 异步地进行这些操作。架构图如下: 异步解耦是消息队列 MQ 的主要特点,主要目的是减少请求响应时间和解耦。主要的使用场景就是将比较耗时而且不需要即时(同步)返回结果的操作作为消息放入消息队列。同时,由于使用了消息队列MQ,只要保证消息格式不变,消息的发送方和接收方并不需要彼此联系,也不需要受对方的影响,即解耦合。 7.1.2.2 流量削峰 流量削峰也是消息队列 MQ 的常用场景,一般在秒杀或团队抢购(高并发)活动中使用广泛。…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7

方方日记 20200317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方方武汉日记3月17日 武汉各路人马,都是最高礼仪欢送这些白衣天使,是他们救了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人。 显然,生活将陆续恢复正常 文/方方 封城第55天。 天气晴好。出门倒垃圾,隔着杂树枝,可以看到坡下的桃花正在盛开。有点“灌木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桃出墙来”的意境。整个文联大院,除了没有人,其他一切如常。 今天疫情报出只有一个新增确诊病人。清零即在眼前。越来越多的重症病人被抢救过来,但他们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希望他们继续坚持,尽管很辛苦,但也先活过来再说,后面的治疗再慢慢跟上。目前官方公布的湖北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已达三千多人,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数字。疫情结束,安抚遗属的事,恐怕也非常紧要。纵观整个疫情过程,自国家倾力救湖北后,抗疫所采取的种种措施,相当有力也相当有效。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更多的好消息都在往外涌,朋友圈里到处都能见到传播。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除了武汉,全省各地市开始解封复工,大量员工也开始返汉。这个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最想听到的。真希望看到武汉重新恢复它嘈嘈杂杂、生机勃勃的场面。 其实在武汉,比企业更等不起的还有另外一批人,这不是一小批,而是一大批:那就是儿女在外的空巢老人和独居老人。平时这些老人的生活,完全靠保姆或钟点工照顾。每到春节,保姆和钟点工大多会回家过年,年后再来。这次封城,他们大多人不能按时返回老人家中…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4

方方日记 20200314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方方: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3月14日) Original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5 days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4日 新闻记者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关注社会和民生,应该是职责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条。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文/方方 大晴。不知道樱花是否还在盛开。一般来说,每逢樱花开放日,总是风雨飘摇时。三两天,就零落成泥。所以看樱花盛开樱花凋零,那种生命的短促,极易让人有万千感慨。 疫情依然好转,新增确诊感染的数字越来越小。这几天都在个位数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担心道,数字上不会有假吧?因为前期对疫情的隐瞒,让此时的人们心里充满了不信任感。万一为了让数字上好看,万一为了让自己有成就,再次隐瞒怎么办?我理解这种担忧,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态,这种心态会引发对诸多事情的怀疑。为此,我专门向医生朋友询问:数字上是否存在作假的可能。医生朋友用肯定而坚决的态度回复说:不会隐瞒,也没必要隐瞒!这也是我希望的答案。 下午,我的同学老狐给我发来消息。老狐的父亲胡国瑞先生是我的老师,给我们开宋词课。胡先生的课讲得好,外系也有不少人来听,教室总是坐满了人,后来还换到老斋舍那边一间大教室去。有一首词,当时书上没有,胡先生便念给我们听:“来往烟波,十年自号西湖长。轻舟小桨,荡出芦花港。得意高歌,夜静声偏朗。无人赏,自家拍掌,唱彻千山响。”胡先生…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3

方方日记 20200313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方方: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一场(3月13日)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6 days ago 青年时代的方方 方方武汉日记3月13日 无数的个人悲伤,郁结成块,或许会成一个难解的题。不如,开辟一个空间,让大家同哭一场吧。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吧 文/方方 太阳到中午还很明亮,下午后,便开始变阴,风也刮了起来。老天的脸,总是说变就变,有时候你想要个过度,都要不到。武大的樱花应该全都开了吧。站在老斋舍平台上朝下看,真是有如白云似的一条花带。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樱花也开,我们也会去照相,只是并未见到什么游人,就我们学生自己。到后来,居然成了旅游点,每到此季,校园里挤得无法行路。脸庞跟花瓣一样多,人群比樱花更像风景。 疫情依然继续向好。出院的人越来越多,而新增确诊病人只剩了几个。不过,今天有点奇怪,疫情发布的时间比平时晚。我中午去到两三个群转了转,发现大家都议论此事,不理解为什么发布时间延迟。医生朋友也认为,稍一延迟,马上就给人以想象空间。我想,这个空间里会装些什么呢? 封城已过五十天了,如果当初封的时候,告诉大家你们将被封上五十天,不知道那时的心情会是怎样。无论如何,我是绝没有想到会这么久的。上个月去医院取药,我取了一个月的用量,以为足够了,不可能封那么久。现在看来,我显然低估了这个病毒。低估了它的强悍和耐力。尽管新增病人越来越少,但总有一些奇怪的…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