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月份:2020年4月

Java微服务实践乱谈

Java微服务实践乱谈

閱讀本文約花費: 25 (分鐘) 楔子 目前业界最流行的微服务架构正在或者已被各种规模的互联网公司广泛接受和认可,业已成为互联网开发人员必备技术。无论是互联网、云计算还是大数据,Java平台已成为全栈的生态体系,其重要性几乎不可替代。 这两年微服务作为一个非常新的技术,各种理论流派试图从不同的角度去阐述其概念和优势,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我没有”Duang“的一下想清楚。个人感性地认知是,姿势不对,纯靠意会。理性的看法则是,在思想上,那些布道师们并未达到一致。经过参考各家思想之后,得到了一些自己的领悟,我分享给大家。 微服务是什么? 微服务是一种细粒度(Fine-Grain)的SOA 个人认为,与其说微服务是一种技术,不如将其定义为一种架构,而架构则是“技”的实现与“术”的策略相辅相成。“术”的策略需要分析使用场景,进行合理地划分业务边界,实现“业以类聚”,然而“技”的实现则通过特定的技术在实现业务逻辑之时,更多的考虑实现过程中的效率性、测试的便利性、维护的可持续性,达到“技以群分”的目的。 由此而论,我个人偏好将其定义为:“微服务是一种细粒度的SOA”。 这样定义的好处在于,没必要去重复地“抹黑”“单体应用”(Monolithic,也有人翻译成“巨石应用”),缘于SOA技术的衍化过程中早已提及。那么,细粒度更多的体现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SOA又是什么? SOA = Ser…

Read More Read More

《microservice & serverless》的一点感想

《microservice & serverless》的一点感想

閱讀本文約花費: 6 (分鐘) 超哥是来自Amazon的顶级的架构师,经历了Amazon整个向微服务架构迁移的过程,以及向serverless的演化过程,有着极其丰富的经验,年过40,一直站在技术的最前沿,始终保持对技术的执着追求和热情,是名副其实的技术大牛,能与之一起工作,荣幸之至!今天超哥给我们分享的主题《microservice & serverless》,是超哥实际工作经验的一些分享,也为公司架构的演化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指导。 microservice(微服务)这个可能是这些年最火的一种架构设计了,频繁地出现在各种技术大会上,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向这种架构演化,很多小的互联网公司也往这些概念上去靠,大有一种不做微服务就要落伍的趋势。事实上,很多对于微服务的理解比较粗浅,盲目的微服务化甚至会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目前Amazon内部运行着超过2w过微服务,但是这些微服务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在这之前,运行的服务都是超大的单体服务,但是随着业务的发展,这种服务在整个研发的pipeline(设计→研发→编译→测试→发布→部署→运维)中都出现了一些问题。设计阶段,老的单体服务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技术限制,比如有些技术只有python语言的实现,但是我们的服务使用java开发,这样我们不得不拿出一个更复杂的设计去解决类似的问题;研发阶段,随着开发人数越来越多,代码冲突的问题越来越多,我们…

Read More Read More

安永合伙人SM事件

安永合伙人SM事件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 鲍毓明事件还没完全过去,新的大瓜又要袭来。 在校生,特别是要毕业的在校生,因为实习或者工作的需要,往往思想单纯,对工作多年的老油条缺乏抵御能力,容易受到欺骗。 经粉丝实名爆料,安永合伙人刘烨疑似装单身欺骗在校毕业生,以工作之名哄骗女性与之发展不正当关系。 我们来看一下举报信全文内容: 安永海南分所合伙人刘烨品德败坏,思想肮脏,私生活混乱,长期出轨,装单身骗人,以工作之名哄骗女性与之发展不正当关系。 去年上半年,我与刘烨相识,简单交流之后他表示很喜欢我要跟我进一步发展。当时我在北京找到了工作,但是刘烨让我别去。他告诉我第一份工作对人生成长很重要,让我不要着急,我毕业后由他给我提供工作,他是我男朋友所以理应照顾我。出于对他的崇拜,我信了他的话。起初刘烨对我一直很好,后来刘烨多次要求我去跟他开房,去伺候他。 到六月毕业前夕,刘烨单方面失联了。我找到刘烨要求他信守承诺给我找工作。刘烨否认自己的许诺并威胁恐吓问我,让我别惹他。我还在学校的那两个月,刘烨让我在学校学习英语,他每天监督我学习。后来刘烨说工作别想了但是可以给我钱,后我们商量精神损失费3万,刘烨拿着我们的通话录音告我敲诈勒索,矢口否认是他主动要给我钱的事实。后我联系刘烨说,钱我也不要了撤案两清。刘烨硬说自己受到伤害了,让我给他道歉,并对我叫嚣“你去举报吧。” 刘烨骗我去派出所,告我敲诈勒索。 刘烨此…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8

方方日记 20200318

閱讀本文約花費: 15 (分鐘) 方方: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3月18日) Original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Yesterday 方方武汉日记3月18日 孩子,你的疑惑迟早会得到解答。而那个答案,是你自己给自己的。 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文/方方 封城第56天。 大晴,太阳太明亮,一副直奔夏天的感觉。有阳光,而不潮湿,这是武汉很舒服的天气。其实我之喜欢武汉,气候也是很重要的原因。武汉四季分明,每个季节都有自己的个性。用武汉人的话说,夏天热起来热死,冬天冷起来冷死。春天有一段潮湿期,秋天则天高气爽,天天都是舒服日子。年轻时,我对武汉的气候还有点烦,毕竟怕热又怕冷。后来科技发达,生活质量提高,夏天有了空调,冬天有了暖气,春天可以油湿,而秋天则继续享受它的美好。这样一来,气候的所有缺点,都被人类的智慧所解决,而它的优点,也就更加突出。所以,我现在觉得武汉的四季相当好的。很多年前,我做纪录片,武汉热到四十度高温,但武汉的老人家说:必须得这么热!出大汗,排大毒,热透了,人才舒服。这话当时让我惊了一下。武汉的夏天,若哪年没到四十度,武汉人会有深深的失望:这哪像武汉的夏! 继续谈疫情吧。疫情自结束早期混乱而痛苦的阶段后,一天天向好,现在显然控制住了。走到今天,还有一个新增确诊。死亡人数尚有10个,疑似人数归零。武汉人急盼所有数字都是归零,那才是真正的结束。想来,这一天,应该不…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7

方方日记 20200317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方方武汉日记3月17日 武汉各路人马,都是最高礼仪欢送这些白衣天使,是他们救了我们的城市和我们的人。 显然,生活将陆续恢复正常 文/方方 封城第55天。 天气晴好。出门倒垃圾,隔着杂树枝,可以看到坡下的桃花正在盛开。有点“灌木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桃出墙来”的意境。整个文联大院,除了没有人,其他一切如常。 今天疫情报出只有一个新增确诊病人。清零即在眼前。越来越多的重症病人被抢救过来,但他们要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希望他们继续坚持,尽管很辛苦,但也先活过来再说,后面的治疗再慢慢跟上。目前官方公布的湖北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数已达三千多人,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沮丧的数字。疫情结束,安抚遗属的事,恐怕也非常紧要。纵观整个疫情过程,自国家倾力救湖北后,抗疫所采取的种种措施,相当有力也相当有效。做到这一步,也不容易。 更多的好消息都在往外涌,朋友圈里到处都能见到传播。其中最重要的信息是:除了武汉,全省各地市开始解封复工,大量员工也开始返汉。这个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我们最想听到的。真希望看到武汉重新恢复它嘈嘈杂杂、生机勃勃的场面。 其实在武汉,比企业更等不起的还有另外一批人,这不是一小批,而是一大批:那就是儿女在外的空巢老人和独居老人。平时这些老人的生活,完全靠保姆或钟点工照顾。每到春节,保姆和钟点工大多会回家过年,年后再来。这次封城,他们大多人不能按时返回老人家…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6

方方日记 20200316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 方方: 显然,生活将陆续恢复正常(3月17日) Original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2 days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6日)借陆游三个字:错,错,错 发表于 2020 年 03 月 16 日 由 辰思 天又阴了。但开花的春天,多彩多姿。色彩把阴郁切割成碎块,于是,你便不觉得那么压抑。远在江夏的邻居唐小禾老师发来我家门口的照片。迎春花开了,黄得很灿烂,而海棠盛开之后,开始零落。花瓣落了一地,与迎春花下垂的绿叶搭配一起,很有意境。唐老师家的红玉兰年年都开得特别好,茂密而热烈,路过时,那一树的红花,再颓唐的日子,也能叫它点染出喜庆。 今天的疫情与前几天没有太大差别。颇有一点在低位运行上胶着的感觉。新增确诊人数依然只剩几个。挣扎在死亡线上的重症病人,还有三千出头。方舱已全部休舱。只是今天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些议论,说方舱休舱是为“政治休舱”,病人并没有好。但我印象中,前几天就说过,医院床位已有多的,没有好的病人全部转入医院,痊愈的病人则转入酒店隔离十四天。不知道这是否空穴来风,对此,我特意去询问医生朋友:你怎么看?医生朋友回答得很干脆:“肯定是谣言!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现在的政治是彻底控制疫情传播,彻底清零,积极救治住院患者。政治不会要求提前关舱。传染病是隐瞒不了的!这一重大是非问题必须相信政府!再大的胆也包不了天呀!急性烈性传染病不彻底控制必…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5

方方日记 20200315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方方: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3月15日) 方方 二湘的七维空间 4 days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5日 在每个时代的记忆里,有美好的感动的内容,也有疼痛的悲伤的内容。但是,印迹最深刻的,一定是耻辱。 这些天,议论复工的人越来越多 文/方方 继续大晴。天空明亮,总会让人心情愉悦。前几天,同住文联大院的姨侄女,给我送来一些面点,包子烧麦什么的。吃了两天,觉得太理解北方人为什么特别愿意吃面食了。因为吃面食实在是很方便。面食的半成品很多,稍微加工,便可饱腹。比起做饭做菜,又方便又省事(顺便告诉在微博上那些严厉质问我为什么武汉不允许出门,我却可以到文联拿东西的人:我家就在文联大院内哦,这就跟你可以到小区门口拿菜一样。统一回答了,就别再啰嗦!)。得幸我对面食还挺喜爱。这两天,大家都在聊做饭麻烦的事,做完饭后,还要收拾厨房。而以前,叫个外卖,吃完饭盒一扔,啥就解决了。 今天我的朋友JW传来她弟弟李先生写的文章。李先生有两个朋友都是老年合唱团的。在武汉,很多退休老人都会参加一些文娱活动。尤其我这代人,青少年时代在“文革”中度过,那时各学校都有文艺宣传队,所以能唱会跳的人特别多。现在,退休后,人清闲下来,这些艺术细胞又全都调动了起来。每逢节假日,老年朋友们,非常活跃,到处演出或是聚会,一轮又一轮,这是他们很享受的晚年生活。今年,也同样如此。但是,来势…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4

方方日记 20200314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 方方: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3月14日) Original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5 days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4日 新闻记者的职责和使命是什么?关注社会和民生,应该是职责和使命中最重要的一条。 下一个吹哨人,该轮到谁? 文/方方 大晴。不知道樱花是否还在盛开。一般来说,每逢樱花开放日,总是风雨飘摇时。三两天,就零落成泥。所以看樱花盛开樱花凋零,那种生命的短促,极易让人有万千感慨。 疫情依然好转,新增确诊感染的数字越来越小。这几天都在个位数上徘徊。昨天,有朋友担心道,数字上不会有假吧?因为前期对疫情的隐瞒,让此时的人们心里充满了不信任感。万一为了让数字上好看,万一为了让自己有成就,再次隐瞒怎么办?我理解这种担忧,这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心态,这种心态会引发对诸多事情的怀疑。为此,我专门向医生朋友询问:数字上是否存在作假的可能。医生朋友用肯定而坚决的态度回复说:不会隐瞒,也没必要隐瞒!这也是我希望的答案。 下午,我的同学老狐给我发来消息。老狐的父亲胡国瑞先生是我的老师,给我们开宋词课。胡先生的课讲得好,外系也有不少人来听,教室总是坐满了人,后来还换到老斋舍那边一间大教室去。有一首词,当时书上没有,胡先生便念给我们听:“来往烟波,十年自号西湖长。轻舟小桨,荡出芦花港。得意高歌,夜静声偏朗。无人赏,自家拍掌,唱彻千山响。”胡先…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3

方方日记 20200313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 方方: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一场(3月13日)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6 days ago 青年时代的方方 方方武汉日记3月13日 无数的个人悲伤,郁结成块,或许会成一个难解的题。不如,开辟一个空间,让大家同哭一场吧。 开辟一个空间,让我们同哭吧 文/方方 太阳到中午还很明亮,下午后,便开始变阴,风也刮了起来。老天的脸,总是说变就变,有时候你想要个过度,都要不到。武大的樱花应该全都开了吧。站在老斋舍平台上朝下看,真是有如白云似的一条花带。当年我们上学的时候,樱花也开,我们也会去照相,只是并未见到什么游人,就我们学生自己。到后来,居然成了旅游点,每到此季,校园里挤得无法行路。脸庞跟花瓣一样多,人群比樱花更像风景。 疫情依然继续向好。出院的人越来越多,而新增确诊病人只剩了几个。不过,今天有点奇怪,疫情发布的时间比平时晚。我中午去到两三个群转了转,发现大家都议论此事,不理解为什么发布时间延迟。医生朋友也认为,稍一延迟,马上就给人以想象空间。我想,这个空间里会装些什么呢? 封城已过五十天了,如果当初封的时候,告诉大家你们将被封上五十天,不知道那时的心情会是怎样。无论如何,我是绝没有想到会这么久的。上个月去医院取药,我取了一个月的用量,以为足够了,不可能封那么久。现在看来,我显然低估了这个病毒。低估了它的强悍和耐力。尽管新增病人越来越少,但总有一些奇怪…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312

方方日记 20200312

閱讀本文約花費: 13 (分鐘) 方方: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3月12日) 方方 二湘的十一维空间 1 week ago 方方武汉日记3月12日 正因为有很多读者,留下了他们很多的鼓励我的文字,才使得我将这件事坚持了下去。这些读者是我在封城生活中最大的温暖。 有人试图要挟警方对我进行打击吗? 文/方方 天色明亮,阳光没了。但春天的感觉还是很浓。 今天是个奇怪的日子,起床后遇到的尽是不愉快的事。先是看到几个朋友传来一个帖子。标题是:“网民竟然如此痛斥方方,您怎么看”。其中收集了两百多条对我恶意攻击的文字。我能说什么?这样的人可谓恶意满满,连一丝善都没有。起码骂的和夸的各选一半吧?发表这信帖子的是“今日湖北网”,主管单位是湖北省新闻工作者协会。这是官方的网?不会因为我喊了几声追责,或是“引咎辞职”就来这一招吧? 另一件事就更奇怪了。而且突然之间铺天盖地而来。大意是说,我利用特权,找交警把我侄女送出武汉,弄到了新加坡。好几个公众号,煞有介事地写文章。看来那些恶意攻击我的人是真找不到什么事了。 我侄女到新加坡有十多年了,本属新加坡侨民。回新加坡,坐的是新加坡接侨的航班。中新两国说好了的。还是过年期间,印象中飞机原说凌晨一点起飞(我记得不太清楚了,后来好像是凌晨三点?总之是很晚的时候。)。我哥嫂都上了七十岁,不会开车。那天刚下了私车禁行令。我是真守规矩,特意去咨询。坦率地说,我在…

Read More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