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韧:编辑的价值

刘韧:编辑的价值

閱讀本文約花費: 7 (分鐘)

编者按:本文为DoNews编辑部内训课实录,创作于2011年7月。由传媒见闻谭缘于2020年4月根据录音整理。
记者的价值,就是替读者跑腿,读者不在现场,记者把现场发生的事告诉读者,那么编辑的价值在哪呢?
《诗经》、《易经》和《春秋》,这三部作品都是孔子编辑的,而不是他写的,他说“诗三百,思无邪”,是因为他把有邪的删掉了,把符合儒家价值观的留了下来。孔子是个编辑。
孔子还编了《易经》,《易经》传说是周文王被困山谷时写的。但《易经》最早的编纂是孔子做的,所以易经中很多思想和儒家是一致的。我们今天看到《易经》的解释,其实都来源于孔子。《春秋》是一本编年史,也是孔子编的。
最早的报纸是没有编辑的,只有排版。排版只用把所有的新闻堆在一起就可以了,当时信息特别少,能得到的信息都是重要信息。现在每天能产生数万条新闻,读者注意力极限不超过一百条。这样的比例,就要求必须有编辑,没有编辑,报纸是没法看的。现在是信息过载,而不是稀缺,过载要求必须选择。
上世纪90年代,我在安徽阜阳能把所有能接触到的信息都看一遍。当时的报纸非常少,电视也只有中央台很少的几个频道。进入互联网和卫星时代后,就过渡到了信息过载的阶段。2000年,我第一次装上卫星电视时,我太惊讶了,全世界的电视我都能看到。上世纪90年代初没有编辑其实还无所谓,因为信息很少,特别在中国,几乎没什么信息。我能把《北京青年报》从头看到尾,那时候我看报纸,甚至不舍得一次看完,因为《北京青年报》当时还是周二报,看完就没了。
那编辑怎么才能做出选择呢?
每个人的口味和偏好特点都不一样,作为编辑必须去研究读者。我从1991年开始做编辑,但现在让我去编游戏新闻,我编不好,不是因为我没有编辑技巧,而是因为我不打游戏,不懂玩家心态。如果非要我编辑,我只能靠逻辑去推测,但逻辑在这时候特别不可靠。我玩过CS,我才能知道CS玩家是怎么想的,知道玩家需要什么样的新闻、图片和攻略。如果没玩过CS就只能推测,推测有可能是对的,但也很有可能是不对的。
我能做什么编辑呢?我觉得读书类编辑我能做,电影类编辑我也能做。因为我看过的电影和书,应该比一般人都要多。要做好编辑,就必须对读者,有充分的了解,如果对读者没有充分的了解,那就不可能做出好的选择。这时,有再高的技巧都没用,技巧只是锦上添花。
编辑必须要了解读者,或者这么说,自己编东西,自己首先要爱看,只有这样,读者才能喜欢。研究读者是编辑的基础,要仔细思考自己的读者是谁,他的年纪有多大,喜欢什么?每时每刻都要问自己,读者为什么要读这条新闻,这一分钟他花的值吗?
很多人编辑消息不负责任,领导说今天要编一百条消息,就完成任务编辑一百条消息。但并不会去考虑,网站增加一条消息,读者可能就会多看一条,如果这一条消息没有用,就会浪费读者的时间。假设浪费了读者一分钟时间,读者下一次可能就会选择不看了,后果非常严重。所以对编辑而言,需要每时每刻问自己,究竟要不要编辑这条消息,要非常慎重地进行选择。读者把看什么的权利交给编辑,这是非常大的权力,掌握这么大的权利而去滥用,读者怎么会不生气呢?!
我小时候不懂事,喜欢看《参考消息》,通过《参考消息》,我看到的是,国外真的很乱,外国人嫉妒我们发展速度,资本主义已经走到了尽头。我把我看外部世界的权利交给了新华社,结果它却误导了我。现在我偶尔也看《参考消息》,但我反着看,他怎么登,反着看就是对的。如果我想得到国外和中国的最新消息,我看CNN。你把这个权利交给了谁?
以前我喜欢看《南方周末》,终于,有一天我再也不看了。因为觉得它小骂大帮忙,一点意思都没有。我现在看的中国的杂志,都是电影和《男人装》之类的,别的都觉得没法看。当你为读者选择时,读者也在选择你。如果你的选择特别不好,受利益左右和知识局限,读者很轻松,他直接不选择你,就好了。
Donews命运掌握在编辑手里。编辑选择得不好,我们的访问量就会变低,选择得好,访问量就高,就这么简单。现在Donews最重要的信息,70%是转载的,不是我们写的,所以编辑的选择非常重要。如果Donews访问量不高,首先是编辑的责任。

TBC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