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閱讀本文約花費: 9 (分鐘)

文|沉雁

昨天一位读者朋友私信我说,“方方被骂得那么惨,沉雁你还是该发文帮方方说说话”。我当时确实没看见骂方方的文章,我就回答了一句“在哪骂”。结果,这位读友就很不高兴了,给我回了一段有点生气的话,他认为我是装没看见。

之所以这位读友很不高兴我的没看见,根本原因是她太爱方方了,她不忍心方方被骂。我相信,像他一样爱方方爱到这般如痴如狂的状态,不是千万,而是亿万。莫名其妙,我内心深处升腾起一种说不清楚的嫉妒感。做作家能做到方方这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总觉得,方方不应该有这么冲天香阵透全球的名气,但事实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方方现在的名气就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破竹之势。

委实说,我除了看过方方几篇封城日记,我就没看她其它任何一部作品。再实话实说,我对她的封城日记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太没火药味了,根本不符合我们时评人的胃口。所以,我才写了那篇《我不同意方方的某些主张》。她宅心仁厚劝蔡丽之流自己辞职谢罪,我绝不同意,我坚决主张蔡丽之流应该剖腹或凌迟才算谢罪。

尽管后来我写了一篇10W加的《方方,这季暖阳下最亮的一抹芬芳》,但那不是源自我本能的冲动,而是因为什么呢?而是因为我看赞美方方的文章浩如烟海,但几乎都没把方方赞到点子上。为了显摆我看问题的穿透力,所以我才热情澎湃写了那篇10W加。

之所以我有点嫉妒方方,我始终认为,她有今天之大名,绝不仅仅是因为她文章写得好、有良心、有担当、有勇气,而是她遇到了一个好ZF,这才是方方一路高歌猛进的得力推手。

我知道方方有一部成名小说叫《软葬》,我没看过。其实,写小说的作家千千万,比方方小说写得好的人肯定也是万万千,残酷竞争的作家市场怎么就让方方拔得头筹呢?下架,下架,下架,如果不是《软葬》被下架,方方的名气可能只局限于有限读者市场。但那一下架,糟了,因为好奇心驱使,极大诱惑着圈外市场激流涌进,方方一夜之间名声大噪。方方是不是该感谢ZF?

让方方名气如日中天的无疑是她的封城日记。但问题是,如果不是小李医生被那啥,武汉就不用封城,方方就只能在家养花弄草,她还写得出屁的个封城日记啊。唉,看最后把65岁的老太给累得,一天一篇,每天唠唠叨叨写了整整六十天啊。她封城日记中的所有素材全靠ZF源源不断制造和提供,方方是不是该感谢ZF?

如果境内出版社能够出版方方的封城日记,方方哪还用得着天远地远授权境外出版呢?方方也说了,版税她一分不剩全捐出来,这比让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数硬币捐给红十字会要实惠得多,境内出版社又不是印刷不出来,但就没有一家敢出版。看这下整得,纽约时报头版整篇刊登方方的封城日记广告,让方方在境外又大出风头一次。方方是不是该感谢ZF?

索尔仁尼琴说:“多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相当于多了另一个ZF”。

方方这又得感谢ZF。如果不是大家都不喜欢看新闻联播了,方方的封城日记怎么可能齐聚天下人心?这老太也真是的,以一己之笔居然打败了世界上最庞然大物的宣传机构。不,应该反过来说才对。世界上最庞然大物的宣传机构居然将受众人气拱手相让给了一个65岁老太的封城日记,这份情深义重的厚礼,无论如何,方方都应该感谢ZF。

虽然喜欢方方的读者数量众多,但单凭方方的狂热粉丝还不能让方方的名气万古长青,真正成全方方名气最后攀顶大红大紫巅峰的是半路杀出的各种明枪暗箭。如果没有北大哲学博士,如果没有16岁中学生,如果没有胡主编亲自操刀叽叽歪歪,如果不是一大批带任务的新媒体从四面八方扑向方方,方方的名气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么倍显生动、深刻、厚重和永恒。看这,方方岂能不感谢ZF。

唉,我真写不下去了,越写越嫉妒,越写心里越酸不溜秋。

还是回到本文开头提到的那位读者朋友的问题,他希望我能帮方方怼一怼那些攻击辱骂方方的苍蝇粪蛆。我在这里明确回答,我绝不干这等脏活。自从我写时评这三年多来,我从未发文怼过类似周小平之流的低等生物。就像郭德纲那个与火箭专家探讨燃料的段子,低等生物们硬要说要用水洗煤,我如果看了他一眼,我就傻缺了。

纪伯伦这句话很有意思,“奇怪的是,但凡没有脊骨的生物,都有最坚硬的壳”。

怼回去,一定要找那种尚存廉耻的薄脸皮去怼。对于脸皮比穿山甲还厚还硬的物种,无论它们说什么,你都当做一种荣誉的加持。我在1月28日写了那篇《没有信仰,大难来临就只剩裸奔》,两天就收到二十多篇不明生物对我发起的长文攻击。我还是第一次享受到这种有组织的饱和攻击。我看着看着,不但没有一丝丝不满,更没有一丝丝要怼回去的念头,反而有一种在闪光灯下走上红地毯的另类快感。唯一遗憾的是,这群不明生物是先把我文章举报灭之后才发文攻击,这是它们的惯招,只会玩惨无人道的缺席审判。

我用奥地利著名诗人里尔克这句话,给所有攻击和辱骂方方的物种办个总结:“自己的行为最惹人耻笑的人,却永远是最先去说别人坏话的人。”

就此,我不但不会帮方方怼回去,我还要力劝方方自己也不要怼回去。只要没到你家门口来骂,只要没有对你下法律文书,只要没有具体影响你的生活,你都无视。反正你的封城日记已经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外出版,它们删不了、封不了、下不了架,它们永远对你的封城日记玩不了缺席审判,是是非非你就任人评说吧。既已身居高山之巅,沉默,是最深刻的轻蔑。

不但沉默,还要感恩,感恩ZF不惜税粮兴师动众为你出版的封城日记做的这一场别开生面的推广,这等齐天洪福只有方方有资格享受到。说着说着我心里怎么又有点酸溜溜的了,那我打住吧。最后,我用法国著名诗人瓦雷里的一句诗送给方方,也送给我所有读者朋友们一道共勉:“纵有疾风起,永远不言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