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幽默

程序员必读书单 1.0

程序员必读书单 1.0

閱讀本文約花費: 80 (分鐘)本文把程序员所需掌握的关键知识总结为三大类19个关键概念,然后给出了掌握每个关键概念所需的入门书籍,必读书籍,以及延伸阅读。旨在成为最好最全面的程序员必读书单。 前言 Reading makes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and writing an exact man. Francis Bacon 优秀的程序员应该具备两方面能力: 良好的 程序设计 能力: 掌握常用的数据结构和算法(例如链表,栈,堆,队列,排序和散列); 理解计算机科学的核心概念(例如计算机系统结构、操作系统、编译原理和计算机网络); 熟悉至少两门以上编程语言(例如 C++,Java,C#,和 Python); 专业的 软件开发 素养: 具备良好的编程实践,能够编写可测试(Testable),可扩展(Extensible),可维护(Maintainable)的代码; 把握客户需求,按时交付客户所需要的软件产品; 理解现代软件开发过程中的核心概念(例如面向对象程序设计,测试驱动开发,持续集成,和持续交付等等)。 和其它能力一样, 程序设计 能力和 软件开发 素养源自项目经验和书本知识。项目经验因人而异(来自不同领域的程序员,项目差异会很大);但书本知识是相通的…

Read More Read More

韩寒被质疑造假事件

韩寒被质疑造假事件

閱讀本文約花費: 19 (分鐘)韩寒被质疑造假事件,又称“韩寒代笔门”、“方韩之争”、“韩寒写作诈骗事件”,是一起2012年初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事件。最初是质疑青年作家、赛车手韩寒有作品由他人代写,后来演变为全方位质疑韩寒的造假行为,包括其写作能力、个人经历、身高和赛车成绩等。此事件最初由IT博客作者麦田发起,其后科普作家、“打假斗士”方舟子参与并成为质疑韩寒的领军人物,极多的名人和普通网友都参与其中,引发广泛争论。 事件背景[编辑] 自从韩寒1999年出版《三重门》并于次年退学,他就被视为反应试教育的典型[1][2][3][4]。他对青少年有着巨大影响力[5][6][7]。2008年,韩寒开始在新浪博客发表时政博客,成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网络人物之一[8][9][10]。其成名过程[11][12],被后来的质疑者称为“韩寒神话”[13][14]。 自韩寒成名以来,对他的争议就一直存在,主要集中在其反对应试教育[15]、攻击文学界前辈[16][17][18]、作品肤浅[19]等方面。也曾有人怀疑过韩寒代笔或诚信问题,如徐冲(2000)[20],胡胜华(2009,2010,2010,2011)[21][22][23][24],但都没有引起任何反响。 2011年年底,韩寒发表了被称为“韩三篇”的《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引发思想大讨论[25]。 事件经过[编辑] 麦田发起质…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日记 20200206

方方日记 20200206

閱讀本文約花費: 7 (分鐘)正月十三(2月6日) 今天的武汉,又开始了下雨。天色阴沉。阴沉中的风雨天,会让人有一种肃杀感。出门冷风一扑,浑身一凛。 但今天更多的是好消息。是这么多天来,最令人激动的消息。先是听到一个广播,说疫情将很快缓解。讲述者据说是一位专家。至少我听了觉得可信。接着网上盛传,美国吉利得研究的新药瑞德西韦(中国专家为其命名为“人民的希望”?)在金银潭医院启动试验,传说效果很好。武汉人都很激动,如果不是遵守规则,不能出门,大概早就上街狂欢了吧。关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总算看到希望,而且来的那么迅猛,来得那么及时,来的正是大家日渐沮丧的时候。尽管后来,有人辟谣,说是并没有结果。但我想,管他的,还是拿它当好消息听吧。再等三天,或许我们的期待就会证实。 大家关注的方舱医院已经正式开始使用。一些进去的病人有视频图片和文字出来。有人认为条件太差,亦有牢骚,诸如此类。但我想,只用了一天时间建成的方舱,仓促之处,总会有点乱。而后绪的工作,应该很快会跟上。这么多人在一起,众口难调,更何况都是病人。焦燥不安或是心烦意乱,总会有的,毕竟舒适度不如自家。下午武大冯天瑜先生给我发来信息,说阎志告诉他,他们负责会展中心和武汉客厅两个方舱医院,他会全力做好保障。“安装多台电视、设图书角、设充电岛、设快餐角、保证每个患者每天一个苹果或香蕉,尽量让患者感到温暖。”看看,其实都有考虑。其他方舱医院,…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閱讀本文約花費: 9 (分鐘)文|沉雁 昨天一位读者朋友私信我说,“方方被骂得那么惨,沉雁你还是该发文帮方方说说话”。我当时确实没看见骂方方的文章,我就回答了一句“在哪骂”。结果,这位读友就很不高兴了,给我回了一段有点生气的话,他认为我是装没看见。 之所以这位读友很不高兴我的没看见,根本原因是她太爱方方了,她不忍心方方被骂。我相信,像他一样爱方方爱到这般如痴如狂的状态,不是千万,而是亿万。莫名其妙,我内心深处升腾起一种说不清楚的嫉妒感。做作家能做到方方这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总觉得,方方不应该有这么冲天香阵透全球的名气,但事实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方方现在的名气就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破竹之势。 委实说,我除了看过方方几篇封城日记,我就没看她其它任何一部作品。再实话实说,我对她的封城日记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太没火药味了,根本不符合我们时评人的胃口。所以,我才写了那篇《我不同意方方的某些主张》。她宅心仁厚劝蔡丽之流自己辞职谢罪,我绝不同意,我坚决主张蔡丽之流应该剖腹或凌迟才算谢罪。 尽管后来我写了一篇10W加的《方方,这季暖阳下最亮的一抹芬芳》,但那不是源自我本能的冲动,而是因为什么呢?而是因为我看赞美方方的文章浩如烟海,但几乎都没把方方赞到点子上。为了显摆我看问题的穿透力,所以我才热情澎湃写了那篇10W加。 之所以我有点嫉妒方方,我始终认为,她有今天之大名,绝不仅仅是因为她文章写…

Read More Read More

戴森印象记

戴森印象记

閱讀本文約花費: 36 (分鐘)2020 年 2 月 28 日, 著名物理学家弗里曼·戴森 (Freeman Dyson) 在美国去世, 享年 96 岁。 戴森去世的次日早晨, 我收到《上海书评》编辑的微信, 约写一篇关于戴森的文章。 我说我只能写一篇不全面, 且并非一味 “点赞” 的文章。 诸位现在读到的就是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之所以不全面, 是因为戴森太全面了——他的兴趣涉及了太多领域, 我不仅没有时间追随, 很多领域甚至没有兴趣追随, 因此注定不能全面。 至于并非一味 “点赞”, 大家读下去就清楚了。 虽然文章不全面, 我书架上和电脑里的戴森著作倒是比较全面的, 只可惜聚书快而读书慢, 已读过的只占一小部分。 除戴森本人的著作外, 我还读过美国作者 P. F. 舍维 (P. F. Schewe) 撰写的戴森传记《Maverick Genius》 (特立独行的天才) 的若干章节。 这篇文章本质上是那些阅读的随感, 也是阅读所得的戴森印象, 故曰 “印象记”。 最早读戴森是在二十多年前。 当时我在复旦, 不久将要赴美, 最后几个月闲来无事, 便从图书馆找了些闲书看, 戴森的《宇宙波澜》也在其列。 后来回想起来, 当时读那本书印象最深的细节是: 一位学生通过公开可查的资料, 汇集了制造原子弹的步骤, 精确得让戴森大吃一惊, 在给了学生 “A” (“优”) 之后, 嘱咐其烧掉文章。 …

Read More Read More

未选择的路

未选择的路

閱讀本文約花費: 2 (分鐘)未选择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The Road Not Taken – by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

Read More Read More

毛澤東一篇鮮為人知的評論: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毛澤東一篇鮮為人知的評論: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1949年初,國共談判時,毛澤東為新華社連續寫了六篇評論。《毛澤東選集》收入了五篇,在《評戰犯求和》的題解中說:“這是毛澤東為新華社寫的揭露國民黨利用和平談判來保存反革命實力的一系列評論的第一篇。其他的評論是:《四分五裂的反動派為什麼還要“空喊和平”》、《國民黨反動派由“呼吁和平”變為呼吁戰爭》、《評國民黨對戰爭責任問題的幾個答案》、《南京政府向何處?》等。”這個“等”字就是至今還鮮為人知的被稱為新聞名篇的《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  歷史名篇的播發經過  當時,這篇評論引起了轟動。它不僅痛快淋漓地揭露了國民黨當局要求和談的目的,打掉了他企圖“劃江而治”的幻想,就寫作而言,構思別致巧妙,語言既庄重朴實,又幽默風趣,嬉笑怒罵,諧而不俗,是毛澤東新聞評論中的精品,是體現他語言風格的代表作。當時,新聞界把它作為新聞佳話、寫作范文,廣為傳播,效仿者眾多。   1983年毛澤東誕辰90周年前夕,有關部門在編輯《毛澤東新聞工作文選》時,曾擬收入此文並排了清樣,后因涉及“一些關系問題”被撤了下來。1993年,毛澤東誕辰100周年時,我寫了一篇《〈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的背后》,送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回信是“《〈蔣介石李宗仁優劣論〉的背后》一文寫得挺好,但主要出於現時發表毛澤東同志的這篇評論是否適宜等方面的考慮,建議不要發表”。在這同時和以后陸續出版的《毛澤東軍事…

Read More Read More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