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30年崩解“七部曲”

国民党30年崩解“七部曲”

閱讀本文約花費: 15 (分鐘)

台湾《中国时报》近日连载《动乱三十年 国民党崩解七部曲》,讲述了从1990年到2013年之间的国民党“内斗”,中间经过主流非主流二月政争、新党出走、直选委选争议、废省、连宋分裂、回光返照、马王政争,有如温水煮青蛙,一步步使国民党从一党独大走到分崩离析。

第一部曲 主流非主流二月政争

国民党一向暗斗多过明争,1990年的“主流非主流之争”却是公开决裂。

1990年2月,李登辉竞选连任,副手之争成为引爆点。李登辉属意安静无声的办公室秘书长李元簇,党内却有不同声音,特别是当时的行政机构负责人李焕,认为李登辉一意孤行,于是在国民党临时“中全会”上发难,要求以秘密投票而非起立鼓掌方式通过人选,双方人马连夜串连动员,情治单位甚至介入监听,最后李登辉胜利,李元簇成为国民党提名的副手,这一役也打响“两宋一苏”名号,宋楚瑜、宋心濂、苏志诚一战成名。

李元簇1990年被提名担任李登辉副手人选。

“非主流派”落败后并不死心,军系“国大代表”紧咬不放,推出林洋港、蒋纬国的“林蒋配”与国民党提名的“双李配”抗衡。当年台湾地区正副领导人仍是由“国大代表”选举产生,其中军系实力尤其惊人。军系串连力挺的“林蒋配”声势水涨船高,给予“双李配”极大压力,李登辉的王座眼看不保。

李登辉是第一位成长于台湾的领导人,拥有一定的民间声望,“林蒋配”的节节进逼在民间造成极大反弹,“外省人欺侮台湾人”的耳语不断,加上“国大代表”长年未改选被人诟病,大学生群起反弹,中正纪念堂的“野百合学运”有如大火燎原,民间挺李声浪高涨,“林蒋配”沦为强弩之末,最后由“八大老”出面化解,李登辉顺利当选。

1990年5月20日,李登辉宣誓就任台湾地区领导人。

“主流非主流”一开始只是民主程序之争,但没多久就变质为省籍问题,加上民进党的暗助,才让李登辉把以外省籍为主的“非主流派”打得溃不成军,省籍斗争也成为第一阶段国民党内斗的主旋律。

第二部曲 新党出走 国民党元气大伤

“主流非主流之争”吹响国民党分裂的号角,在台立法机构则形成“新国民党连线”与“集思早餐会”的代理人战争。

李登辉主政期间,国民党内讧不断,新党前身“新国民党连线”成立。

“新国民党连线”本省、外省各半,以赵少康、郁慕明、李胜峰、陈癸淼为首,个个能言善道且战斗力十足;“集思会”则以地方派系为主,清一色本省籍,成员包括黄主文、陈哲男、吴梓、饶颖奇、纪政等,扮演挺李急先锋,1992年“立委”选举甚至高举“台湾国民党”大旗,虽然得到国民党中央的强力支持,结果却非常不理想,多人高票落选,但无损他们在李登辉心目中的地位。

“集思会”要角后来多半投靠民进党,陈哲男被陈水扁延揽担任台北市民政局长、陈水扁办公室副秘书长;黄主文成了“台联党”主席,儿子黄适卓则参加民进党;纪政在“东奥公投”中扮演急先锋,完全无视当年她一手催生的中华台北。

1992年“立委”选战,最著名一役是澎湖“内战”,“新国民党连线”的陈癸淼大战“集思会”力挺的林炳坤,双方展开焦土作战,结果陈癸淼在黄复兴党部的力挺下胜出。选后李登辉展开报复,“非主流”头号大将郝柏村的行政机构负责人一职遭摘除。

“新国民党连线”在“立委”选举中大有斩获,成为党内最强而有力的反对派,对李登辉而言有如芒刺在背,双方关系愈来愈紧张。1993年,“新国民党连线”集体出走成立新党。

1994年台北市长选举,新党推出有“政治金童”称号的赵少康参选,国民党则由李登辉门生黄大洲出马,分裂的蓝军碰上团结的民进党必败无疑,陈水扁渔翁得利当选市长,为6年后的政党轮替埋下第一颗种子。

1995年“立委”选举,新党喊出三党不过半,造成国民党很大的压力。国民党不仅在台立法机构负责人改选中差一点翻船,台行政机构负责人的任命也非常不顺利。当年不像现在台当局领导人想提名谁就提名谁,还需要经过台立法机构同意,李登辉认为绑手绑脚,1996年当选连任后启动最大政治交易,用“冻省”交换民进党同意放弃立法机构的阁揆同意权。

第三部曲 直选风波 李登辉倾向民进党

1992年台立法机构全面改选,台湾地区领导人如何产生,成为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问题。国民党一开始主张委任直选,方法类似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由民众选出选举人团,再由选举人团选出领导人。

马英九、施启扬当时衔命沟通宣扬,没想到李登辉有自己的盘算,在党内无人知情的情况下大转弯,全面倒向民进党力挺的公民直选制。此议一出全党哗然,马英九、施启扬立马变猪八戒里外不是人,马英九就自嘲说“我讲的话你们还会相信吗?”

李登辉被戏称是一个半党的党主席,连民进党主席黄信介都恭维他英明,但这一个半究竟是一个国民党半个民进党抑或一个民进党半个国民党呢?或许大家仁智互见,至少“领导人直选”这件事是一个民进党、半个国民党,民进党讲的话他比较听得进去。

第四部曲 废省大计 灭宋启动

1996年,李登辉当选台湾第一任“民选领导人”,原本就十分自负的他更是信心满满,偏偏国民党在立法机构只是脆弱多数,民进党与新党又大喝和解咖啡,国民党面对政策难以推动的窘境,被人予取予求,李登辉当然难以下咽。

1996年底李登辉再度启动“修宪”,结果让当时红遍半边天的台湾省长宋楚瑜方寸大乱,因为民进党主席许信良早已夜奔敌营,跟李登辉达成魔鬼交易。李登辉除了承诺“废省”外,还同意用政党补助金纾解民进党的财务困境。

李登辉一心想不受节制,加上急于为“两国论”铺路,竟然不惜牺牲爱将宋楚瑜的政治前途,用“废省”交换民进党放弃行政机构负责人同意权。

宋楚瑜的省府团队当年兵强马壮,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被形容为台湾的叶利钦。一旦“冻省”等于武功被废,宋楚瑜反弹可想而知,一度神隐20多天。他当时最有名的一句话就是“请辞待命”,无奈形势比人强,党内虽然对“废省”有杂音,但在李登辉软硬兼施下,蓝、绿携手完成“修宪”,一起废了拥有上百年历史的台湾省,也埋下日后连宋分裂的火种。

第五部曲 连宋分裂 第一次政党轮替

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由李登辉钦定的接班人连战代表国民党出征,原本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宋楚瑜执意出走,一个分裂的国民党对上一个团结的民进党结局可想而知,台北市长新败不久的陈水扁以不到40%的得票率当选,实现第一次政党轮替。

国民党败选交出政权,李登辉成为众矢之的,群众包围中央党部及官邸要求李登辉下台,过去都是李登辉利用群众修理对手,李登辉头一次面对人民力量,说不怕是骗人的,他找来连战长谈,没想到连战也认为李登辉应交出党主席,而且“愈快愈好”。

李登辉自知大势已去,决定辞去国民党主席。但此仇不报非君子,李表面淡出政坛,其实仍伺机而动。2001年,李登辉再度出手,号召国民党本土派出走成立“台联”,希望能在蓝绿之间扮演关键少数,当年的“立委”选举中,“台联”大有斩获,损失的自然是国民党,加上宋楚瑜也自创亲民党,国民党一下子由第一大党退居第二大党,而由民进党取而代之。

第六部曲 马英九“中兴” 回光返照

陈水扁执政8年以贪污收场,造成民怨沸腾,让国民党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台北市长马英九人帅、学历好,自然成为国民党中兴明主。

2008年,马英九果然以秋风扫落叶之姿打败民进党的谢长廷,台湾人望治心切,特别是蓝营对他寄望颇深,没想到马英九的表现令人大失所望,软弱无能的个性展露无遗,特别是刚愎自用、识人不明,第二次政党轮替变成国民党回光返照,完全执政的国民党被马英九整到奄奄一息,2016年兵败如山倒。

马英九执政期间彻底让国民党空洞化,8年下来没有替国民党培养出人才,他所任用的政务官在国民党下台后消失无踪,几乎没有人站出来替国民党说话,不像民进党即使下台,还有大批人愿意效忠,马英九的失败莫此为甚,但显然他还不自知,下台后还指点江山。如果他说的都对,为什么8年执政落得众叛亲离?

第七部曲 马王政争 国民党再度交出政权

马英九的无能在第一任展露无遗,2012年好不容易惊险过关,马英九仍然恣意而行,加速国民党败亡的脚步。2013年的“马王政争”成为最后一根稻草。

奇怪的是,马英九身兼党主席却不知团结党内同志,搞得党内四分五裂,宁愿用资源喂养亲绿人士,却嫌当初抬轿的蓝营人士没水平,想整肃党内异己,偏偏手法拙劣,没扳倒对方,反遭对手将军。

2014年“太阳花学运”成为国民党的催命符,在里应外合之下,国民党自此江河日下,2014年县市长选举大败,连一向蓝得出汁的台北市都被怪医柯文哲拿下,马又没有把握住剩下的任期,2016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长期执政的国民党竟然没人敢出来应战,中间还上演“换柱”风波,蔡英文最后轻松当选。

民进党充分运用完全执政的绝对优势,利用党产会、促转会等单位刨国民党的根,国民党党产遭冻结,被笑称连骂蔡英文的广告都要蔡英文签名才能播出,因为钱都被民进党牢牢掌握。

党主席无人关注 国民党还有未来?

国民党本来是没机会,没想到蔡英文执政成绩比马英九还差,给了国民党一个反攻的机会,加上韩国瑜迅速从南方崛起,2018年县市长选举国民党莫名其妙大胜,全党上下以为2020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稳操胜券。只是国民党老毛病不改,结了疤就忘了痛,马上陷入无止境的内斗,高层师心自用,彼此卡来卡去,最后落得惨输收场。

2020年1月,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请辞为败选负责。

2020年,民进党再度完全执政,国民党危如累卵,以民进党赶尽杀绝的作风,百年大党正面临灭顶危机,但国民党仍不知团结,继续斗来斗去。国民党内斗30年,民众早已厌倦,连媒体都失去胃口,此次国民党主席选举仿佛不存在,少有人关心,你说这样的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文章来源:台湾《中国时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