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厦门大学的演讲

在厦门大学的演讲

閱讀本文約花費: 7 (分鐘)

by 韩寒

时间:2010年2月1日
地点:厦门大学
活动:2009南方周末文化原创榜文化论坛厦门站

第二次来到厦门,然后这里的空气很好,难怪……大家都喜欢散步啊……刚才我听邓老师说了一些关于爱国主义的一些东西,那我想到了两句话,我是之前看到的,但是别人说的不是我说的:第一句话是……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第二句话是……真正的爱国主义就是要保护这个国家,让这个国家不受到任何的迫害。

然后今天我为了一些说的内容带了一个稿纸,这是为了约束我自己。我觉得……到时候大家不要受到什么迫害,我怕我满嘴跑火车……开始了啊:

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大家知道中国为什么成为不了文化大国吗?因为在我们大部分的讲话的时候,各位领导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的,而各位领导都是没有文化的。他们还是惧怕文化的,是审查文化,但是呢,他们又能够控制文化,所以说这个国家怎么够成为……文化大国呢?各位领导,你们说呢?

其实中国是有成为一个文化大国的潜力的。我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要主编一本杂志,那么现在都没有出版。然后呢,宪法上有规定啊,每个公民都拥有出版的自由,但是呢我们的王法又有规定,就是领导有不让你出版的自由。

这个杂志呢很多地方在审查上遇到了很多问题,里面有一副漫画,漫画是一张图,主人公是个男的,他没有穿衣服。当然这就是不可以了,因为相关的法律、法规规定不能露出那个阴部来公开的出版。但这是我认可了,所以我特地把那个杂志特别大的一个LOGO啊就挡在它那个不合法的部位,然后后来这些出版社的审查人员就告诉我说,诶,这个不可以,你把这个人的中间这个地方啊挡住了,你这个是在暗喻“挡中央”。

我的反应和大家一样啊,我被围绕了。我当时脑子里就在想,有时候把你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想象力啊用在文艺创作上,然后不是用在文艺审查上那该有多好。通过这个故事我想告诉大家,其实大家都是很有想象力的啊,但是很多事情我们只能想,我们不能去做,不能写,甚至有的场合不能说啊。我们的兴趣太多了,这是一个限制级的国家。在限制级的国家里怎么可能产生非常丰富的文化。我已经算是一个自我限制很少的一个同志了。

但是在我落笔的时候呢,有个情境就在想,警察不能写,领导不能写,政策不能写,制度不能写,司法不能写,历史不能写,西藏不能写,新疆不能写,集会不能写,游行不能写,黄色不能写,hentai不能写,艺术不能写,啊,高雅我也写不出。抱歉啊我真的写不出什么高雅的东西,我又不是余秋雨。

在网路上发表的一些文章啊,尺度已经算是比较大的。有很多写剧本的同志朋友,包括像类似宁财神啊写一些话剧,还有电影编剧,他们非常的痛苦啊。在这样的一个文化环境下,我就开始想,如果你成为一个文化大国,除非全世界都是在谈中国,朝鲜和阿富汗。朝鲜是文化禁地,大家都知道。然后阿富汗是因为国内的局势正在搞不清楚他还顾不上的话,但纵然这样,他们都已经有作家写出了《追风筝的人》。当然这遗憾的是这不是在阿富汗出版的,我想,一旦阿富汗搞清楚了,也不是没有可能去超过中国。

我们所谓的在国际交流上不能赞扬一些斯大林和孔孟之道,这样就像相亲的时候女方问你有没有钱,你说你祖宗十八辈上有钱。这是没用的。这就悲剧的造成啊,这个和大家没有任何的关系,就是说,通往朝鲜的道路,是由每一个沉默的人铺就的。但是,某一方面我们当然要比朝鲜强很多啊。因为大家也都知道朝鲜是什么样子的。另外一方面呢,我相信在座的大家,其实很多人,大家并不沉默啊,大家只是被和谐了。

在中国的这个扫黄史上,我们可能很多同学,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毕竟是大学生,绿霸啊。大家都知道。他们会告诉你,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青少年,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文化是自由的。所以他们有权屏蔽任何危害青少年,破坏社会稳定的资讯和文化。但是如果你认同呢,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在控诉你的遭遇的时候,他们会将你屏蔽,罪名是破坏社会稳定。到了最后,凡是不利于党志阶层的,不利于他们获得利益的言论,都是破坏社会的稳定,都是危害青少年。如果我们当时容忍了绿霸花季护航的话,我们还能看到绿霸花甲护航……到那个时候就不光是文化的东西了,所以同学们,我们不能让这一天的到来,否则在以后,在若干年以后,在你的孙子,通过卫星接收到的电子课本的历史书上,我们都会是笑料。

所以……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