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日期:2020年9月12日

那些年我赶过的时髦技术趋势

那些年我赶过的时髦技术趋势

閱讀本文約花費: 8 (分鐘)题图是我大学时代最爱玩的一个游戏,法老王-埃及艳后,这是一个以古代文明为背景的城市建设游戏。最近又捡起来玩了玩,还是那个味儿,倍爽。 上次有人说,听说tinyfool看到AlphaGo火了,马上去赶时髦学机器学习,把我弄的哭笑不得。我给大家介绍下,我从业10多年是怎么赶时髦的吧。 怎么赶上搜索技术的时髦 98年,第一次上网,也是第一次看到Google,那时候简直觉得Google就是天下第一的好东西。互联网是个无穷无尽的宝库。但是没有Google这把钥匙,你什么也不知道。 那时候,我就对搜索技术很感兴趣。一直在看各种技术文章,但是因为基础的问题,对各种文章的描述也不是很懂。01年,我根据一些自己的理解,写过一个原理性的单字倒排搜索引擎,那时候,我连怎么做好中文分词都不了解。05年,看文章知道了Lucene,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用,也没上过手。 08年做技术咨询的时候,客户想上一套搜索,方案公司的报价是20万。客户询问我们有没有解决方案,我当时觉得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就跟霍炬商量好,我们试试看客户满意的话,未来还可以卖给别人。但是我们两个当时的技术路线思路不同,我看好Lucene,基于Java开发简便社区成熟,文档全面,刚刚还出了本Lucene in action,他看好Tokyo Cabinet作者用C++写的一个搜索内核。春节放假回家,我们各自写一套,…

Read More Read More

怎样花两年时间去面试一个人

怎样花两年时间去面试一个人

閱讀本文約花費: 41 (分鐘)Joel Spolsky曾经感叹:招聘难,难于上青天(此处笔者稍加演绎:))。他有两个辛辣但不乏洞察力的断言:真正的牛人也许一辈子就投大概4次简历,这些家伙一毕业就被好公司抢走了,并且他们的雇主会给他们不赖的待遇,所以他们也不想挪窝。(刚刚去世的Dennis Ritchie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人才”市场上能找到的大多都不是什么人才。招到这帮人轻则费钱重则把你公司搞挂。 (当我把这篇文章给邹欣老师review的时候,他说了另外两点:1. 最好的人也许不投简历,就决定去哪里了。所以要在他们做决定前找到他们。2. 比较差的会投很多次简历,找不到工作的时间越多,投的简历越多,给整个pool 带来很多噪音,top10%的简历也许根本不算全部人的top10%。) 诚然,也许没有哪个行业像IT行业这样,无形资产占据公司的绝大多数资产。拒坊间传言比尔·盖茨就曾经说过类似这样的话:只要允许我带走100个人我可以再造一个微软。这话没搜到原版出处,但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IT公司当中智力资产所占的比例之重。 所以一个自然的推论就是,招聘也许是一个公司决策当中最最重要的一个环节。Joel Spolsky把他在这方面的观察,体会和洞见集结成了一本小册子《Smart and Gets Things Done》,开篇就挑战“产品是公司成败的关键”这个传统观念,他认为创造最适合工程师生…

Read More Read More

我是Redis,MySQL大哥被我害惨了

我是Redis,MySQL大哥被我害惨了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我是Redis 你好,我是Redis,一个叫Antirez的男人把我带到了这个世界上。 说起我的诞生,跟关系数据库MySQL还挺有渊源的。 在我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时候,MySQL过的很辛苦,互联网发展的越来越快,它容纳的数据也越来越多,用户请求也随之暴涨,而每一个用户请求都变成了对它的一个又一个读写操作,MySQL是苦不堪言。尤其是到“双11”、“618“这种全民购物狂欢的日子,都是MySQL受苦受难的日子。 据后来MySQL告诉我说,其实有一大半的用户请求都是读操作,而且经常都是重复查询一个东西,浪费它很多时间去进行磁盘I/O。 后来有人就琢磨,是不是可以学学CPU,给数据库也加一个缓存呢?于是我就诞生了! 出生不久,我就和MySQL成为了好朋友,我们俩常常携手出现在后端服务器中。 应用程序们从MySQL查询到的数据,在我这里登记一下,后面再需要用到的时候,就先找我要,我这里没有再找MySQL要。 为了方便使用,我支持好几种数据结构的存储: String Hash List Set SortedSet Bitmap ······ 因为我把登记的数据都记录在内存中,不用去执行慢如蜗牛的I/O操作,所以找我要比找MySQL要省去了不少的时间呢。 可别小瞧这简单的一个改变,我可为MySQL减轻了不小的负担!随着程序的运行,我缓存的数据越来越多,有相当部…

Read More Read More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