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日期:2020年9月8日

经济内循环是什么?

经济内循环是什么?

閱讀本文約花費: 28 (分鐘)聊这个话题前,我们得先聊一个关键问题: 到底什么是“过剩”? 因为现在的问题,是产能太强,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出去,产能天天过剩。产能过剩导致了一系列问题,甚至资本主义世界周期性的危机,本质也是周期性过剩。这可能和大部分人的直觉反差很大,因为大家一般觉得东西不够才会危机,生产太多怎么会危机呢? 1 躲不开的“过剩” 首先大家得分清楚一个关键问题,这也是我经常引用的一句话: 你希望有五个老婆,这叫需要; 但是你只养得起一个,这叫“有效需求”。 同理,老王想要苹果全家桶,BBA各来一辆,两个超模保姆,大平层,天天米其林,各种潮鞋,天天逛两趟SKP。 但是上边说的这些老王都买不起,只能买得起小米手机,那他的需求就只有小米手机。在市场经济的话语体系里,如果“买不起”,那你就不是人。 产能也一样,看着似乎是天量的,但如果大家都买不起,或者因为其他原因不需要这些玩意,那就是产能过剩。 不过问题变得更加奇怪了,能生产出来,怎么就卖不出去呢? 有很多种原因,最关键的是下边这个。我们捋一遍在资本主义世界里的一个标准生产流程,大家就知道啥原因了。 假设地球是一个村,里边有资本家黄四郎和一堆村民。黄四郎有个厂子,他雇佣村民们生产自行车、脸盆和房子等生活必需品,将来卖给村民。 如果这些商品价值100万,这时候就有个分配问题,如果黄四郎自己拿20万,给员工们分80万,合理吧。 …

Read More Read More

彪悍开源的分析数据库-ClickHouse

彪悍开源的分析数据库-ClickHouse

閱讀本文約花費: 18 (分鐘)今天(2016)介绍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凶猛彪悍的分析数据库:ClickHouse,它是今年6月开源,俄语社区为主,好酒不怕巷子深。 本文内容较长,分为三个部分:走马观花,死而后生,遥指杏花村;第一章,走马观花,初步了解一下基本特性;第二章,死而后生,介绍ClickHouse的技术架构演化的今生前世;第三章,遥指杏花村,介绍一些参考资料,包括一些俄文资料。 第一章,走马观花 俄罗斯的‘百度’叫做Yandex,覆盖了俄语搜索超过68%的市场,有俄语的地方就有Yandex;有中文的地方,就有百度么?好像不一定 🙂 。 Yandex在2016年6月15日开源了一个数据分析的数据库,名字叫做ClickHouse,这对保守俄罗斯人来说是个特大事。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列式存储数据库的跑分要超过很多流行的商业MPP数据库软件,例如Vertica。如果你没有听过Vertica,那你一定听过 Michael Stonebraker,2014年图灵奖的获得者,PostgreSQL和Ingres发明者(Sybase和SQL Server都是继承 Ingres而来的), Paradigm4和SciDB的创办者。Michael Stonebraker于2005年创办Vertica公司,后来该公司被HP收购,HP Vertica成为MPP列式存储商业数据库的高性能代表,Facebo…

Read More Read More

Kubernetes Informer 机制源码解析

Kubernetes Informer 机制源码解析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这篇文章来源于云原生社区组织的 Kubernetes 源码研习社的作业,是个人学习Informer机制、理解Informer各个组件的设计的总结。 背景 为什么Kubernetes需要Informer机制?我们知道Kubernetes各个组件都是通过REST API跟API Server交互通信的,而如果每次每一个组件都直接跟API Server交互去读取/写入到后端的etcd的话,会对API Server以及etcd造成非常大的负担。而Informer机制是为了保证各个组件之间通信的实时性、可靠,并且减缓对API Server和etcd的负担。 Informer 流程 这个流程,建议先看看《From Controller Study Informer》 这里我们以CoreV1. Pod资源为例子: 第一次启动Informer的时候,Reflector 会使用 List从API Server主动获取CoreV1. Pod的所有资源对象信息,通过 resync将资源存放在 Store中 持续使用 Reflector建立长连接,去 Watch API Server发来的资源变更事件 当2 监控到CoreV1.Pod的资源对象有增加删除修改之后,就把资源对象存放在 DeltaFIFO中,…

Read More Read More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