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幻想小说作家江南访谈实录

著名幻想小说作家江南访谈实录

閱讀本文約花費: 46 (分鐘)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腾讯网读书频道的名人访谈节目。本期我们请到的嘉宾,我们先卖个关子,有一个地方因他而得名,还有一首歌也是为他写的,他就是我们本期的嘉宾,著名的玄幻第一人,幻想文学作家—江南!欢迎江南!

  江南:各位网友,大家好!第一次来到腾讯和大家见面,和大家交流,非常荣幸!

  主持人:江南头一次来做客我们腾讯网读书频道访谈节目,其实江南是一个北大的才子,学的专业是化学。

  江南:是。我是学理科出身。

  主持人:怎么最后弃化学从文了呢?拿起笔杆子洋洋洒洒就是好几百万的字?

  江南:因为理科没有学好,比较遗憾。我的老师一直在跟我说,我觉得你并不适合做一个研究学者,你应该做一个公司里工作的人,他的意思是你的学术水平有限,你就不要去学学术丢人了。

  主持人:但是你好像去美国留学,学的专业还是化学,还是学术?

  江南:我这个老师就是在美国对我这么说的。

  主持人:然后就回来弃化学从文了。

  江南:对,他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你看你真不像一个中国人,就像一个美国人一样,因为在我们组里面,都是美国人学习比较差,中国人都比较好,你是中国来的吗?我都怀疑啊。大概是这个意思。

  主持人: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在文学方面的才能呢?

  江南:我以前并不知道,我也并不认为自己有太多的才能。因为北大有很多做图书出版的传统,都为很多出版社打工、做书稿,然后我们大学的时候就一直做出版的打工,为出版社做组稿,做编务,后来我们觉得出版多好啊,又能够做书,又能够看书,还能够把书做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然后就很喜欢做,大概做了有一年半的时间,那个时候也看了一些书,觉得也不过如此,我也可以写,然后我就尝试着写了一部。在美国也比较闲,没有什么事可做,美国那个地方你是属于驱车跑五公里才能看到买一个啤酒的地方的这么一个很荒僻的山村,我们生活在美国中部的大山之中。

  主持人:好美啊。

  江南:遍地只有玉米地、玉米地和玉米地。

  主持人:没有人吗?

  江南:玉米地中间还是有一两个人的,但是分散很厉害,为了娱乐,那个时候能够看一部中文连续剧是多么幸福啊,又没有什么中文课可看,没有办法,只有自己写。

  主持人:刚才江南提到的这个书就是著名的《九州.缥缈录》,现在三、四已经问世了,就是这两本,给我们介绍一下《九州.缥缈录》吧!

  江南:这本书本来是出于给一个世界做架空设定的这么一本书,其实架空这个形式在欧洲是很流行的,我们以前看到有一些大片像《指环王》像著名的《冰与火之歌》、《刺客学徒》等很多作品都是架空作品。这类作品在欧美的畅销小说当中占了一半墙的地位,但是在中国因为大家很提倡现实主义文学,很少做架空,《哈利.波特》也是架空,大家很少提架空这个概念。那个时候大概有20、30人想做一个架空的体系,然后要有中国气氛,有中国风味,还要有小说可以读,然后大家都提出不同的想法和不同的设计。其中《九州.缥缈录》就是其中的一个设计,它是架空在中国《山海经》的氛围之上的幻想小说。恰恰它在指环王上映的时候被推出的,那个时候大家看了《指环王二》中的圣魁谷之战,攻守,都觉得好性感,踩着金人的翅膀,受到了一些读者的欢迎。

  主持人:受广泛关注,一下子你就著名了。

  江南:这不是我的第一本,我著名是因为《此间少年》而著名的。

  主持人:我们先说这个《缥缈录》,它是一个什么样的框架背景呢?

  江南:它是建立在历史框架背景上的,它的背景很像奇幻的东西,但是很多的事件和人物是从三国、前汉、后汉和五代十国时里引用的。

  主持人:实际上还是挺长的。

  江南:它就是把所有的人物从历史中切出来,放到一个虚拟的背景之下,然后它主要想表现一个英雄主题,就是这种英雄主题要特别明显,我是对英雄主题特别喜欢的那种人。

  主持人:英雄主义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大男子主义?

  江南:也有女英雄。因为介于我写女人好象不如写男人写得好,所以我一般写男人为主,想表现战争年代那种男人们会因为一个理想而走到一起去做一件事情,可以不怕牺牲,勇往直前的这种感觉。因为我以前喜欢学历史书,我读过前四史,读到《三国志》我就没有再读了。到宋史以后就感觉到风格出现绵软,怎么总有大臣在上面唧唧歪歪,没完没了。三国以前那时候很简单,大家基本上都是一个谋士来到大王这里,你前有什么,后有什么,南有什么,北有什么,带甲十万,车三千乘,以此可以取天下。大王说寡人愿意国从。就好象是一个笑话了,但是它有那种特别豪迈,特别血性,特别激烈的那种因素,也会出现刺客为了报答恩赏于他的人去刺杀刺杀他的敌人的这种。很简单,很直接很明快的这种故事节奏,当时就特别喜欢这个东西。

  主持人:读的也是这种感觉,觉得读完之后,心胸变得特别开阔?反正我是以读者这么感想的。

  江南:当时感觉写这么一个故事,里面人物没有很多的机心,没有很多的谋略,尔虞我诈,而更多的是我想做一个什么事情,我一定要努力尽全力做到,在风与火之中奔驰的那种感觉,我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主持人:这种感觉挺英雄的,不是那种勾心斗角的那种。

  江南:这种感觉,可能现在的小说不太写这个方面,所以我很想写这个东西。

  主持人:有网友说你大叔控?罗利塔控?你偏向哪一个?还是两个都有。

  江南:我觉得我肯定是一个罗利控。

  主持人:我还是有点大叔控。

  江南:大叔肯定代表一个非常高大,非常威严。

  主持人:小女生就是希望这样的。其实就是希望自己变得成熟一些。

  江南:他感觉他会对这些事情负责,他感觉他经过了一些思考,他不是老爷爷,他内心还没有已经衰弱得不想做事,但他已经成熟了,他有一些思考,然后他会负责任。

  主持人:说一下你的罗利塔控?

  江南:罗利塔控在于每个男人都有保护欲。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罗利塔控和大叔控是什么意思呢?罗利塔控,就是一个男的可能也包括女的(极少数的),对未成年的少女特别感兴趣。大叔控一般对成年男子特别有兴趣,而且那种感情是颇深的。

 江南:一般30到35岁叫大叔,显示是男性的华丽魅力,在公司中也能爬上中层。

  主持人:你也渴望成为大叔控的男主角,对吧?其实也是一个英雄,那个做的也是挺成功的,至少让人仰慕。

  江南:不开玩笑的说,大叔是某种程度上历史发展的中流砥柱,大部分的历史人物都是在他中年的时候,或者是青年到中年的时候,他的性格开始成熟了,开始做这么多的事情,比如说从《三国志》的时候,大家去征讨袁绍的时候,这就是一帮大叔,听说袁绍反了,为国除难,大家都征讨袁绍去了。

  主持人:其实将来也是有大叔控情节。跟我们说一下《九州》的写作计划。

  江南:我觉得就是天马路这套的东西,这个故事非常长,它涉及的人物多达200多个人物以上,这样的话要写完这个故事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我尽量争取让关于每一个分故事都能独立成章,这样的话,比较好阅读。它贯彻了改朝换代的历史以及改朝换代的过程中所有的男人在历史中扮演的主要的地位。

  主持人:也是一个权利之争。

  主持人:是权利之争。

  主持人:有没有勾心斗角?

  江南:相对少,有一些,但是是一个群相式的描写方式。

  主持人:更偏向于什么呢?

  江南:更偏向于团队,英雄之间的立场的选择,他的目标和他的意志,两个人或者是多个人能否走到一起,以及他们共同支持的这么一个风格,但是它也是一个悲剧故事,最后所有人落幕之后,所有的人所得的东西都不相同。

  主持人:我总是不愿意接受那个悲剧的现实,就希望大结局。但是我觉得,写悲剧的人特现实。

  江南:悲剧其实某种程度上比喜剧好写。因为从某种角度上理解来说,悲剧是很主流的东西,因为很少有真实的故事是以喜剧结束的。

  主持人:我觉得悲剧给人留下的印象也是挺深的。

  江南:尤其是历史人物,因此我们以前说,上战场的人物基本上很难平安的活到老死的那一刻。

  主持人:《九州》是一个特别大的长篇,《缥缈录》对《九州》有一个什么样的意义呢?

  江南:它当时被推出的时候主要是限制在一个时代的人文架构和它的环境架构,这个时代是一个叫夏末殷初的改朝换代的庞大的时代。它目前是这个体系下面目前最长的一部作品,某种程度上来说,它的出现也影响了整个架构的风格,虽然这个架构也有不同的风格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来说,它一度也支撑了我们的销量。

  主持人:看来也是做了手脚的。刚才谈到了架构,网友就问,在小说里,情节重要还是架构重要?

  江南:情节重要。架构上来说,如果架构不好,可以把情节写成一部中篇或者是小长篇,如果你的情节不到的话,架构再大,它的故事也不能成形。写超长篇的时候,架构会更加重要一些。但是一个好的情节在一个架构之中的地位,会奠定一个架构的主要的结构,很多作者都是为了写特别好的情节而为它构建整个一个架构,所以只要拿到那个核心的情节,很多事件都迎刃而解。

  主持人:江南是以《九州》闻名,他又出了一本新书叫《九州志》。给我们介绍一下《九州志》吧!也叫《九州》MOOK?

  江南:《九州志》是比较新的产品了,因为我们也做跟图书策划相关的工作,交给出版社,帮我们操作,这本书的特点很厚,很大,很便宜,这个书上架之后,我们都以“冤大头”而著称。

  主持人:每一页都是彩插,而且做得相当精美,买了绝对值,才20块钱。

  江南:这本书是取材于欧美和日本的杂志的操作,它的特点是本身是有限制的,像这套东西只有三本,初卷、中卷和末卷,但是三本书放在一块儿,再加一本,这样就是一套东西,它可以完整地阐述一个理念,然后当读者买齐这三套东西可以不断的反复阅读。如果一本东西推出来以后,只能读一次,那么它的意义便小得多。如果通过收集其反复阅读,能够形成一个很整体的感受,读者确实会觉得更加值得。它分为两个月出一册,出三册书,三册书一套就是一个完整的构架,它能够概括一个方言朝这么一个时代的英雄集团,这些集团从一个军校毕业,他们准备向北征发南族,他们在整个历史进程中,他们个人对历史的推动和反推动。

  主持人:好深啊,网友一定要阅读一下,读到里面的深刻含义。

  江南:它的特点就是厚、,它的内容含量比较多,所以也不得不,我们可以看到字印得非常小,因为内容太多,所以实在是印刷价格扛不住了,只有把字印得小一点。

  主持人:刚才提到重复阅读,仍然读得进去,真的是一本值得保存得好书,而且经得住时间的磨炼。刚才说到九州MOOK,这个单词是杂志的第一个字母加上书,就是一个杂志书,所以它应该还有二吧?

  江南:还有二,还有三。二是中卷,三是末卷,就是有一卷,二卷,三卷,每隔两个月会出版一册,中卷的时候,三本可以放在书架上。

  主持人:这三本有什么中间的相关的联系吗?

  江南:他们的故事,尤其是在故事中对架空事件的描述是前后相称的,是一个整体。应该说是内在联系非常紧密的三本书。

  主持人:《九州志》有一个出版计划,给我们透露一下吧?

  江南:刚才说到了,分为上、中、下三本,此外我们还针对它也推出了一些单行本,这些图书是我们选取的最好的一部分图书,结成单独的一本书,向市场推送,像《缥缈录》就属于这个出版计划中的一环,但是也有其他两本书将在11月和12月再进行推出。如果将来我们还有更好的更新的作品,我们会考虑推出别的形式的MOOK,但是形式可能会有所区别。

  主持人:其实市场上写幻想文学还有《九州》的挺多的,比如挺著名的一本是《九州幻想》,你觉得你们跟他的竞争力在哪儿?

  江南:其实《九州幻想》跟我们目前没有直接的竞争,我们原来整个团队都是为《九州幻想》这本刊物而服务的。后来我们的两个团队理念不是很合,所以我们的团队在北京,《九州幻想》的团队在上海。《九州志》可能比较倾向于中古风格,风格尽量厚重的这么体系。《九州幻想》它是一个杂志,它每月都会出,不断的更新,它是更倾向于人文化,我个人觉得有些文艺感的这么一个东西。应该说没有正面的竞争在于它本身两个产品的载体不一样,然后《九州志》是一本图书,它每次都是由一个完整的长篇加上一个中篇来完成。

  主持人:那是读得很痛快的,不是拽着每个月来一点儿丝,然后让你关注下一期。

  江南:其实拽着也是做杂志常用的手法,《九州幻想》也是不断的连载,不断的连载对于每位读者来讲可以每个月都有期待,读完以后,都在期待下一个月,但是有些读者很心急。

  主持人:我就特别急,希望读一个干干净净的,给我来一个结尾,就连看盘那个急就是一宿最好能都看完。

  江南:一刀一刀,这个主角死不死,你赶紧告诉我。所以我们就出了《九州志》,每一篇把故事一定要结尾,读者看完以后,骂也好,赞美也好,心落在原地了,下一本出的时候又是一个新故事。

  主持人:我挺欣赏的做法就是先告诉我结尾,不是一点一点的那种,大家都特明白的手法拽着你。

  江南:你不看电视,就看盘了。

主持人:就为了这个痛快劲。你是九州世界的创作者,你觉得对于《九州》创造出来的世界,你自己有一个什么样的看法呢?当初怎么创造出来的呢?

  江南:其实这个东西倒是经过很长时间才磨出来的感觉,当时感觉《九州》应该是一个多人合作的体系,直到现在为止,虽然两个团队的意见不相符,但是还是在进行多人创作的努力。因为在中国,这种架空的小说和文学形式是比较罕见的。

  主持人:近几年架空的言情特别多,而且现在还挺火的。

  江南:但是我觉得架空言情有一个问题就是每部书都是一个架空言情,它非常没有体系。

  主持人:我想回唐朝就是唐朝,我想当杨贵妃就是杨贵妃?

  江南:有的人有男变女穿越,女变男穿越,穿越以后可以把三国人物全部都摆平的这种强人。

  主持人:我读完这个也想自己也穿越一下,也写这么一部作品。

  江南:女性读者穿越以后,可以把全部三国男性都收归后宫的这种穿越。

  主持人:没错。

  江南:想象力还是很强的,但是我觉得,它比较更集中一点去描述一个,那种让人感觉非常逼真,一切的细节都可以从你的描述之后感受到。

  我举个例子来说,有两个作者甚至三个作者他描写的作品其实是在一个体系下发生,当读者读完了第一部以后,读第二部的时候,没有阅读障碍,可以轻松的进入,我们非常追求这样的感觉。所以我们为什么看欧美开发的一些小说包括开发的一些电影,都有一些东西似曾相识,《矮人》、《十个大锤》。

  主持人:没错,都是相关的,一下子都能揪出来。

  江南:《刺客》。他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构架了欧洲中古时代这么一个架空文学的体系,我觉得这个东西还是蛮好的。第一是更加严谨,第二对于一些新的作品也有很好的一个载体。一个新作者想推出一部作品,有的时候会觉得,我想写这个东西,找不到载体,这个时候有这么一个架空体系,就有一个载体,容易接受它。

  主持人:你平时写的时候,会不会感觉到自己突然生活在《九州》的世界里呢?

  江南:不会。

  主持人:为什么?

  江南:因为我朝九晚五,上班太多,只有到家的时候才能九州一把,上班的时候只有不断的去忙着那些上班的报表、文件,乱七八糟的事情。

  主持人:那你什么时间写作呢?

  江南:晚上可以写作两三个小时。

  主持人:天啊,勤奋的写作。

  江南:我不看电视。写书对我来说就跟看电影差不多。

  主持人:我有的时候写东西的时候,也觉得脑子里出现了一个幻景。

  江南:挖坑的时候就很High。

  主持人:著名的坑王,无数人说最近坑王最近爆发了无数部作品,给我们介绍一下是怎么回事。

  江南:因为以前我在《九州幻想》复杂的时候,我的工作很忙,我负责发行渠道什么的。后来在北京工作团队,我们有很多很好的同事,他们也为我们负责了很多对外的工作,然后他们整天忙着为我们打下手,然后做一些后勤的工作。我现在目前是不做后勤了,也不打下手了,也不太出外谈什么事情了。

  主持人:太谦虚了。

  江南:我现在目前就在家写书,在办公室坐着。这样的话,我的时间就比较多。其实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一直没有停止去写。像《九州》三四其实是一起被写出来的。实际上整本书是40多万字,两套加起来。但是这个时候一定要写一部完整的能够描述整个故事的两本书,当时三写完了,但是三不想推出市场,因为向市场推出,就像我刚才说的,吊到半空,心悬着一半。不如我两本写完,所以这两本书前前后后加起来写了一年半的时间。

  主持人:挺长的。

  江南:还有一些书像《蝴蝶风暴》、《光明皇帝》,都是以前曾经写了很多的书,最后想到一些想法就把它给终结了,同时又向外面出版和发布了,今年出了四本书。

  主持人:我觉得你的最大功力还是写作,听说你是著名的媒体经理人。

  回答:不著名。

  主持人:怎么协调这俩人的关系?我有的时候工作一天回来,除了看电视,什么都不想,现在还得写作,怎么来区别?

  江南:其实我上班的时间也比较紧,我一天大概在办公室呆上10到12个小时,我知道很多作者写书的时候都是很奇怪的,有很多人都是特别忙,但是他也特别乐意写书。我知道两个例子,有两个人肯定比我忙得多,你知道一个冯唐的作者。

  主持人:知道。

  江南:这个人在麦肯锡工作,我想他一定比我们都忙得多,但是这个人每年拼命写书。

  主持人:他肯定是想用写书缓解一下写书的工作。

  江南:还有一个叫海岩(海岩腾讯博客)的,据说他每天工作也是得工作十几个小时,而且是手写稿。所以我觉得写书的时候可能不会因为别的原因而阻止他写书,写书可能有一些潜在的动力推动这个人去写的。赶稿的时候虽然很辛苦,但是让他不写,他有一种非要写出来的期待。

  主持人:好像是完成一种梦想。

  江南:是一件事情,当你开始写了,这本书就总要终结,如果它不终结,就始终挂在那里,即使过了很长时间,都想要把它写完。

 主持人:但是媒体经理就是特别忙乱,每天接触无数人,怎么再把这个心静下来,夜晚开灯写字?

  江南:媒体经理,我们做的事情,基本上来说是一些像跟出版、动画、漫画这些有关的这些版权推介的工作,也有一些对外的交易。我还是有的时候必须有一个选择,比如说这个客户,你见不见,写书就不见他了。有的时候觉得跟客户见面,媒体经理,做我这一行经常是吃吃饭,聊聊最近有什么事,有什么资源可以互相帮助、支持一下。饭桌上得一点创意,我们就不用吃了,回家写写书。

  主持人:我有一个特好奇的,在你的书里描写美女特别少。

  江南:我觉得写女性特别困难。

  主持人:你心目中理想的女性是什么样的?

  江南:我心目中理想的女性就是想法比较少,生活比较开心,整天都过着神经很大条的生活。

  主持人:好简单啊。

  江南:这样的话,大家都很Happy。

  主持人:家务谁干啊?

  江南:家务不重要。

  主持人:一起干是吗?

  江南:家务还好,不太重要。

  主持人:江南真是一个好男人。

  江南:美女比较难写,女性作者,我觉得都会比较敏感。

  主持人:后宫掐的那种,我真的挺佩服的。

  江南:真正能把握女性内心的,除了很少数男性作者以外,大部分还是女性作家。

  主持人:有一首著名的歌就是女人的心思你别猜,男人别猜,女的也别猜。

  江南:所以我们还是扬长避短,多写点男人吧!

  主持人:介绍一下接下来的出书计划吧?

  江南:接下来会写《缥缈录五》。

  主持人:好期待啊。

  江南:《缥缈录五》出的时候,这本书就结束了。后面的故事可能会有一个新的系列开篇。《缥缈录五》就是整个这些少年们在他们的命运历史上发展到了一个转折点,他们对他们的命运发展做出决断,当他们决断,这个故事到此就终结了。还有这本新书也要推出,只是今年可能写的书太多了,所以等到明年初再推出一些新书。

  主持人:慢慢来!网友一下子接受不了。坑王一下子出这么多。

  江南:其实现在人品爆发得太好,将来人品不能爆发,就糟糕了,所以现在还是留点人品将来用吧!

  主持人:还有你的一个著名的作品是《此间的少年》,这是一个青春文学作品,它的得名就是一个网友亲自配音,把整部书都给说下来了。

  江南:这本书今年我们还再版了一次,这也是属于今年重出的一本书,当时出这个书是为了给网友募捐用的,它是由北京记忆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我们公司联合推出的,目前所得的全部收益都是交给这个朋友,因为我们当时开始做组稿,做版权的时候,凭借这本书一起打开了市场和局面。我很感谢很多朋友在这本书上对我们的支持和努力,尤其是荣丰,他本身是天津联通的一个员工,他当时是一个业余的播音员,他很喜欢《此间的少年》这本书,就抽了一个时间为他录了一个老套的评书,是比较现代的朗读,耗了三个月,没有任何的报酬,也没有所谓的推广,也没有像挂在腾讯的主页上这么风光过,就放在一些小论坛上让大家免费下载,我们当时很喜欢那个东西,我们当时在美国,我们大家都把那个转成CD,出门的时候都把它放在CD里面听,一路上可以听3、4个小时。

  主持人:配音特别专业,而且一下子就带入了那种情景。

  江南:那种感觉特别的醇厚,他去年结婚,结婚才几天就查出来得了淋巴癌,这个病需要很长时间的后期维护,我们就说大家能帮忙,就帮忙。他是一个特别扎实的人,很诚恳的人。他说我确实需要一些帮助,但是我觉得比我生病更严重,环境更不好的人还更多。你说那我这样的话,我怎么要求大家帮助我呢?我说不要紧,我们可以做你语音书的推广,然后我们就做了他的语音书,送一本《此间的少年》的精装本,一套是售价25块钱,最后一共筹集了15万块钱,这还得感谢很多读者对我们的支持。因为这本书作为再版书可能卖出6、7万本是很奇怪的一件事。

  主持人:我们真的祝福一下荣丰。有我们这么多网友的祝福,你一定会好起来。

  江南:听说已经恢复得不错了,目前已经回联通上班了。

  主持人:加油!荣丰。我们接下来谈的是这部作品是青春,你写过青春的,写过玄幻的,写过科幻的,你最喜欢写哪类的?又是怎么定位自己的呢?

  江南:我基本上每写一部书的时候都是因为当时很想写那部书。

  主持人:感情来了就得写。

  江南:因为写书的时候刚开始很想到出版,所以经常会挖坑不填,写到没兴趣了,歇一下。

  主持人:所以很多网友在我们这儿都抱怨,江南,真期待,就是看不见下文了。

  江南:我最长那部稿子拖了到现在有四年了,还没有写完。今年也觉得靠谱儿是很重要的,不能像以前那样不靠谱儿了。我基本上喜欢写剧情性很强的作品,至于说科幻写成武侠,我不是特别介意。《此间的少年》跟北大的环境都相关很大,以亲身经历为主,其他的作品基本上是以幻想和架空为主,变化比较多。从来没有想过给自己定位,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称号,大家随机取用吧!

  主持人:比如说幻想第一人。

  江南:还比如言情主义者江南,印一个名片,把前面都印满。

  主持人:你最满意自己哪部作品?千万别说是下一部。

 江南:其实我写的最得意的作品是以前写过一部中篇的武侠,一天之内就写完,三万字。一共写了15个小时,不停的写,然后写完以后,现在觉得还是没有什么大的需要修改的地方。

  主持人:真的是心血来潮的作品,很完美的作品。

  江南:说不上完美,只是表达了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比较淋漓尽致,所以是比较喜欢的一部作品。

  主持人:谈谈你最喜欢哪个作者的哪部作品?

  江南:我比较喜欢其他的作者的作品,其实我比较喜欢一些欧美作品,像密西尔顿早期的作品,《假如明天来临》,此外我读小说就读得很少了,我读小说基本上是高中到大学的时候读的。中国的作者,我就喜欢金庸了,大学的时候就靠读这部书,听说他只有15部书,我读一部就少一部,我心想,缺乏了这么大的快乐,我该怎么办呢?那个时候感觉到有一种快乐是能够被消耗掉的,消耗完了,再也没有了。那个时候我非常喜欢金庸的作品,现在我也很喜欢。

  主持人:生活中的快乐,除了金庸还有什么?

  江南:打三个无双。

  主持人:你好像在做游戏?

  江南:我们很快会推出跟《九州》相关的游戏,它是一个自由软件,它不是我们投资开发的,而是一个爱好者的团队,他们找到我们,希望自己能够获得开发这个游戏的机会,我们肯定是举双手欢迎这一点,然后我们就给他提供了支持,他们现在开发了一个有客户端,有服务器端,有Flash作为架构基础的游戏,然后有多人联线对战的功能。

  主持人:我发现《九州志》结尾就是有一点结构扮演?

  江南:我们觉得这个游戏还是比较能够体现《九州》的一些东西,大家都是不拿薪酬这么工作了很长时间,工作到现在有6个月的时间了。到现在为止,我估计11月初我们会正式的发布这个游戏,我们现在正在招收一些内部的测试人员。

  主持人:多少人?

  江南:几百人。我们只希望把这个游戏能够做得更精美一点,因为它是全免费的,全公益性的,供大家玩的游戏。所以我们并不希望宣传做得特别大,而我们希望这个东西,大家能够借这个平台磨合这个东西。因为有的时候游戏很复杂,涉及到我一个人,我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的防御应该是多少,我的攻击应该是多少,这个兵种以前在书中出现过,或者是这个兵种以前在书中很强,现在在游戏中像一个渣一样,希望能够聚合爱好者这样的作用。

  主持人:我可以看得出来江南特别喜欢游戏,比如这个游戏今天玩得特别爽,你会一直玩到凌晨五点吗?给我们网友一些建议吧?

  江南:我们当年玩单机游戏的时候,我们会玩15个小时左右。我们玩汉城的《天地劫》的时候,我们可以打两三个小时,现在我们打游戏也可以打4、5个小时,那个时候打卡,那个时候有强烈的自责。

  主持人:对于上学的朋友们,你给他们一个劝告吧?

  江南:我觉得游戏这个东西也是有限的快乐,一个游戏再广博,再精深,当你玩到一定的程度,你会觉得会对它产生一种梳理感,你觉得爱好被用劲了。比如我们玩《天地劫》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非常开心,我觉得今天干完活,我会打一关新的关,我感觉真的开心不是玩游戏的时候,而是今天干完活可以打新的一关,比连连闯20关的那种感觉爽得多,游戏是在期待和交流之间得那种快乐,如果你玩得精疲力竭,两眼发红,黑眼圈像熊猫一样,你会觉得很疲倦,而且会导致你对游戏失去兴趣,这样的话,你的乐趣也没有了。

  主持人:是不是好多灵感也从那个游戏里出来的?

  江南:有啊。

  主持人:我觉得《九州》是一个幻想出来的世界,游戏又是另外一个世界,然后这个游戏的世界在补充九州这个世界。

  江南:游戏其实是现在对于年轻的人来说,它是生活的一个部分。

  主持人: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

  江南:现在不多的人跳出来说我从来不玩游戏。

  主持人:好歹也是一个“连连看”。

  江南:至少得打打“俄罗斯”。

  主持人:方块。手持的那种是吗?

  江南:是腾讯的那种。你们腾讯的那个游戏,对方跟我打得吓我一大跳,把我给压死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被压死的。

  主持人:腾讯的游戏现在很火,大家赶紧玩,但是还是要注意学习。听说你还在搞漫画和动画?

  江南:是,我们也是基于九州这个品牌,我们授权了从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来的一个团队,他们向欧洲,主要是法国和德国以及比利时一带的地方输出相关的动画和漫画产品,它的方式可能会比较硬派,是欧洲审美的硬派,他们的功底非常深厚,他们一直向法国输出这种高精尖的尖端漫画,产品都非常优异。因为国内的漫画市场不好,但是他们凭借着评价国内的团队在法国打拼得非常好,前一个月,我们和他们正式缔约完成,正在开发这个东西的人物设定。此外我们也和天津南开大学电子艺术系的张老师以及相关的团队考虑进行一些3D方面的工作,看看能否在原创的动漫上面推出一部真正基于我们品牌的这么一个动画和漫画,最好是动画电影,当然是一个很远大的期待。

  主持人:从九州衍生出来很多的产品,现在我发现“九州”这个牌子真的挺响的。

  江南:我们希望它越来越响。

  主持人:觉得江南的名字淡化了,“九州”越来越闻名了,这就是你的一个成功。

  江南:这个肯定是一个成功。如果说我自己写书的话,挂不挂名字无所谓。

  主持人:很谦虚。现在好多人是这个书封面没有我的名字,我不干。

  江南:当然这本书封面有我的名字,下一本书就变成“九州四”的名字。

  主持人:我看那是一个集体创作。

  江南:我们专门有一个集体创作的团队,我们公司的雇员,他们有四个人,他们从事写作,他们经常在一起吃饭,然后会吃得很有创意。

  主持人:说得也很有创意,时间不多了,留一句话,江南给广大网友寄语。

  江南:希望大家能够在一个有幻想和有期待的世界之中寻找到一种翅膀,你可以飞翔,希望大家能够读到更好的书,谢谢大家今天在这里支持。

  主持人:谢谢江南,谢谢各位网友,时间关系,我们这次访谈就到这儿了,各位朋友,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