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金正男谋杀事故

金正恩金正男谋杀事故

閱讀本文約花費: 11 (分鐘)

安德森老太太和大波波娃收拾完餐桌,将碗碟端出起居室。 “谢谢,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丰盛的晚餐。”福尔摩斯为她们推开了大门。 我望着窗外纷飞的白雪,思绪却缠绕在马来西亚。“福尔摩斯,到底是谁杀死了金正男?”,我打着饱嗝问道。 “华生,我想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福尔摩斯端着酒杯,坐到壁炉前的沙发上。 “呃,好吧,从信息披露上看,是朝鲜方面干的。”我坐到了他身边,脱下皮鞋和袜子,将脚丫子伸向了炉火。 “华生,谋杀发生后,媒体迅速帮人们指明了凶手,那还需要侦探干什么?” “难道还不够明显吗?”虽然我认为他是有道理的。 “死者是什么身份?” 我抬头想了一下,“被废黜的王储,金正恩的哥哥,花天酒地的土豪。” “华生,请注意,他从来就不是王储,只是三位竞争者之一。” “据说因为东京假护照事件,激怒了他的父王。” “2001年5月,他与申正姬带着四岁儿子用假护照入境日本,想在东京迪斯尼游玩,令金正日对他的所有不满一起爆发。” “福尔摩斯,从这时,他丧失了王位竞争的资格?” “2008年朝鲜第12届最高人民会议上,金正男没有被选为代议员。” “朝鲜也有议员选举?”我赶紧倒了杯酒压压惊。 “全国687个选区,等额选举,不但他,二弟金正哲,三弟金正恩都没有在名单上。” “外界太不了解朝鲜了。”我感叹到。 “金正日还在犹豫,原先分别由金正男管理财政,金正哲负责情报和科研,金正恩进入党务和军队系统。” “福尔摩斯,这么说2001年的假护照事件算是过去了?” “父子间矛盾在淡化,但长子的权力被削减,金正男更多的是在国外活动。” “金正恩并没有优势?”我很好奇金正恩的上位。 “他缺乏经验,但得到了父亲的认可,金正哲体弱多病,性格偏软,而金正男代表着朝鲜开放路线。” “如果金正日从开放路线退缩,那么,金正男将离开权力中心。”我补充道。 “是的,华生,金正日的路线决定着继承者。” “金正男选择了离开?” “亲爱的华生,如果是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我会妥协,拿一大笔钱,和大波波娃远离权力中心。” “金正男也妥协了,没有妨碍权力交接,他的作用在国外。” “平壤为什么一直要追杀他?” “华生,韩国宣传系统引导了整个舆论。” “可韩国人自己也很臭呀,朴谨惠丑闻令人吃惊。” “回到案子本身,韩国人最早发布了消息,比马来西亚警方还要快。” “对,福尔摩斯,我记得最初是毒针。” “韩国人急于策动一场舆论攻势,将金正恩钉死在诛杀胞兄的恶魔形像上。” “你的意思是韩国人干的?” “六七十年代韩国就成立了刺杀朝鲜领导人的暗杀团。” “朝鲜冷面杀手也袭击过青瓦台。” “华生,南边和北边本质上没有区别,只是背后的大国不同。” “据传北京为金正男提供了保护。” “亲爱的华生,在视线之内和提供保护是两个概念。” “难道金正男不是朝鲜追杀的目标?” “他一直在继续扮演朝鲜海外资金的掌控者角色。”福尔摩斯摇了摇头。 “他跟金正恩有合作?” “金正日生前打算由张成泽,李英浩等人扶佐金正恩执政。” “摄政王?” “所以老国王去世后,新国王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兄长,而是摄政王。” “历史剧的套路,老国王在世,王子们才是对手,去世后,摄政王就得死” “因此,李英浩和张成泽出局,而金正男则与金正恩保持着极为微妙的关系。” “金正男为什么以澳门为主要生活区?” “澳门汇业银行,有朝鲜主要资金帐号。” “你知道的太多了。”我陷入了深思,慢慢抠着脚丫。 “这不是秘密,2007年,六方会谈后,澳门汇业银行解冻了朝鲜资金,2500万美元。” “金正男在为朝鲜打理帐务?” “美国,韩国,中国,俄国,日本都知道他的角色。” “那么说金正恩追杀他是为了钱?” “华生,你为什么认定是金正恩在追杀兄长?” “好吧,我承认我被媒体轰炸了。” “金正男表面只是花花公子,他被杀,无论从哪个层面上,金正恩都不是受益者,反而背负了轼兄骂名。” “庞大的海外资金,需要一名极其可靠的管理者。”我点了根烟,递了他一根。 “金正男身份其实就是朝鲜影子财政部长。”福尔摩斯极度厌恶的推开了我的烟。 “那看起来CIA和韩国人是主谋。”我继续抠脚。 “华生,你转得很快,这不像是CIA的手法。” “为什么?” “如果是CIA干的,他们应当炸掉飞机,或让飞机失联,不会留下多少线索。” “韩国人干的?” “他们早就想彻底打乱朝鲜财源,而策反金正男没有可能。” “福尔摩斯,杀手们居然用了一名毫不知情的越南女网红。” “而且,她还回到现场,很顺利的被吉隆坡警方抓获。” “她说另五人骗她是恶作剧。” “是的,华生,用毛巾蒙面,的确像是恶作剧。” “她不知道有剧毒。” “就算她不知道,那么刺杀成功后,作为工具,如何处理她?” “杀她灭口。”我脱口而出。 “对,这才符合谋杀的特点,但古怪的是她被放出自由行动。” “想通过她来传递信息,二次利用?” “华生,你很睿智,现在供词全部是以她的印象为主。” “韩国已经架起高音喇叭了。” “目前还没有朝鲜方面的表态。” “他们的大使馆人员想收尸。” “金正男的死,会重创朝鲜海外资金的使用效率。” “这才是真正的制裁?” “为什么朝鲜以前从来不大在意经济制裁,很大原因就在于此。” “看来金正男手中不止只掌管澳门汇业银行的帐号。” “华生,他还有法国的,瑞士的,俄罗斯的银行帐号。” “他为什么要去东南亚?” “有不得不去的交易。” “他有很多女人?” “亲王的生活,理应如此。”福尔摩斯冷笑着。 “可媒体说他有一度付不出房租。” “华生,这只是韩国人自相矛盾的报道之一。” “金正男不缺钱?” “只要平壤需要他,钱不是问题。” “但日本人的采访中,金正男似乎不认同他的弟弟。” “他并不是舞台上的主角,但他有自己的台词。” “福尔摩斯,有没有可能是东京和莫斯科干的?” “华生,如果这样分析下去,连情杀也有可能。”他冷冷笑道。 “金正男一家好像亲西方?” “他只是代表了金正日的一种路线,而金正恩代表着另一种。” “他对平壤真的没有威胁?” “华生,美国试图将他策划为流亡领袖,但一直没有成功。如果成功,那金正恩真的会天涯海角去追杀他。” “他要是归顺美国,会很安全。” “从上来说,只要金正男站出来另立朝鲜政权,华盛顿会马上给予保护,还有大量拨款。” “中国肯定不希望看到这局面。” “北京既不能过于接近,又不能让他离开视线。” “但他还是死在东南亚。” “华生,那里是CIA的地盘,金正男整个行程的漏洞,就是在吉隆坡机场。” “他早就被盯上了?CIA纵容了韩国情报机构?” “否则韩国怎么能抢在吉隆坡警方之前就知道死者是金正男。” “中国外交部说正在密切关注事情的进展。” “在真凶未明之前,韩国人的表现过于积极。” “福尔摩斯,北京没有保护好他?” “我说过,中国不想让他脱离在视线之外,但他还是脱离了保护范围。” “会不会惹急了平壤?” “因为金先生的身份,这起刑事案注定会变成事件。”福尔摩斯将酒杯放在了口边。 “一战导火索是奥匈帝国王储被刺。”我喃喃道。 “吉隆坡不是萨拉热窝,华生,不过马来西亚航空这两年尽出大事。” “中国将成为最大输家。” “华生,你抢了有的人台词。”福尔摩斯大笑起来。 -end-

No tags for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