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双黄连、美女所长,引发的学术圈大瓜(上)

由双黄连、美女所长,引发的学术圈大瓜(上)

閱讀本文約花費: 27 (分鐘)

近现代学术圈著名师生恋,我知道两个。 一个是鲁迅和许广平。
1923年,42岁的鲁迅在北京女师教书,遇到了23岁的女学生许广平,热情奔放,不顾老师已有家室,奋起倒追。 勇敢和坚定,让顾忌重重的树人先生终究没抗住。表示:“名誉、地位,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小鬼害马就够了。” “小鬼”是南方对小孩的称呼,“害马”是许广平的绰号,她因思想太先进,被校长杨荫瑜称为“害群之马”。 

#大家好,我是害马#
鲁迅先生对小娇妻还是不错的,多次在文章中揶揄看不惯小许的杨校长不说,还因担心她冲动跑去参加学生晕动,经常让她帮抄书。 许的同学刘和珍只好独自前往,在晕动中牺牲后,鲁迅愤写长文一篇《纪念刘和珍君》。 也是在那时,我才知道,愤青大师竟然也是撩妹高手,频频给小娇妻起绰号,叫自己“小白象”,叫她“小刺猬”。 许怀孕后,小刺猬又变成了“小莲蓬”,因为她肚子里有了他的“小莲子”。
糙汉也柔情,有木有?

#鲁迅:我的确做过这事#

另一个是胡适和吴健雄。 吴是物理学女大师,通过试验,让杨振宁走上了诺奖大道。当年她被保送进中央大学,有一年自由时间,跑去中国公学听课,胡适任校长。
小姑娘天资聪颖,文史哲数理化门门满分,成功引起了胡校长的注意,此后往来密切。 吴毕业去上海研究所工作,胡适一手安排,探望时,甚至支开所长等人,两人单独聊。 吴24岁去加州大学伯克莱分校读博士,胡不久赴任驻美大使,见面通信不断,放假时,吴曾坐车五天四夜去看望胡,每天早上2人共进早餐。 两人的关系,甚至一度引来胡婚外情人曹诚英的嫉妒,写信告诉他:“你再去见吴,我就去死。”吴后来嫁给了袁世凯的后人袁家骝,据说择偶时特意征求了胡适的意见。

#吴健雄#
62年,胡主持台北中研院院士酒会,吴健雄夫妇应邀出席,见到昔日的学生,胡大师相当激动。
一杯酒下肚,仰身倒下,后脑勺碰桌沿猝死,吴“悲痛万分,泣不成声”,次日殡仪馆瞻仰遗容时,竟“全身发抖,悲伤尤甚”。 两人绯闻最盛时,吴小姐很苦恼,胡大师却很坦荡荡,写信安慰说:
“我这一生到处撒花种子,绝大多数都撒在石头上了,有一粒撒在膏腴的土地里,长出了个吴健雄,我也算是万分欣慰了。”——这句话,我也就来回品了10遍。 

#胡适与吴健雄#
按说师生恋是学界禁区,不仅涉及到伦理道德问题,还关乎职业操守。

但许小姐做了鲁迅夫人后,低调的相夫教子,吴小姐和胡适,分属物理界和文学界,没有滥用职权啥的,属于还能忍级别。
至于杨过小龙女那种熬了16年,才勾兑到一起的,就更不忍心追究了。 纵使节操已经低到海底捞,可昨晚看完武汉病毒所80后美女所长的升迁史热文后,还是表示生可忍,熟不可忍。

目前关于王所长夫妇的所有坊间瓜闻总结如下: 

01王所长生于1981,舒院士1967,俩人相差14岁,女方北大读大三时两人相识,彼时男方是学院特聘教授。
 23岁一毕业,两人结婚,24岁女方赴美,一边生子,一边在男方任职的科罗拉多大学读研。 据说当年王美女,本想投考别的教授,舒院士在楼道拦住,说道:“我实验室吧,很多尖子想进都进不去。”他独独要了王,俩人经常在办公室聊剧本。 

02婚后多年,舒院和王所,在北大、科罗拉多大学、武大都形影相随,舒院任生科院院长,老婆硕士毕业来当讲师,并在职读博,博士毕业5个月升副教授。
 舒院荣任中科院院士,老婆调到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老公升任武大副校长,老婆当选全国杰青。
老公做到全国政协常委(副部级),老婆37岁当选病毒所所长(正厅)。 

03老公可搜科研论文88篇,46篇写女方名,女方代表性论文和专利11项,其中5项署老公名。
女方在Cell子刊上发表的代表性成果论文,第一作者是博士生周倩,这夫妻俩并列通讯作者。

#学生:隔着论文都能闻到狗粮的味道#
生物学论文的潜规则是,第一作者通常是一线做实验的人(学生),通讯作者是提出问题、经费,让实验可以开展的人。 据说女方同事都羡慕她嫁了个好老公,武汉的院士是稀缺资源不说,王所长的申请材料论文啥的,连PS(个人陈述)都不用亲自写,老公一手包办。 

04舒院士的实验室,从博士到硕士到本科生,清一色女生,而且都是美女,男生很少,主要功能是扛大梁发paper。
 实验室的女生们提到院士都一脸崇拜,崇拜他很能“混”,院士教导自己的女学生:“以后你们有孩子了,再离婚,一定要找老外。”
因为他第一任太太离婚后就是找的老外,把他的孩子照顾的很好。 

#舒院士的部分科研论文,都是“真爱的味道”#

新近的瓜是1月31日,武汉病毒所联合另一权威机构——中科院上海药物所联袂发布:双黄连可以抑制冠状病毒!

随后,人日等官媒传播加持。这一重大成果,只花了半个晚上,速度之快让王所被坊间誉为“双黄连之母”。

这不是上药所第一次推双黄连,非典后的17年来,不管是H7N9、H1N1、H5N1,还是其他冠状病毒,只要疫情肆虐,他们总会适时出现,推荐双黄连。

而非典时,他们的研究成果是,洁尔Y洗液具有抗萨斯作用。而知名药丸片仔癀,则他们证实对登革热病毒有成效。

不管是双黄连,还是洁尔阴、片仔癀,所有的结论都来自体外实验,时间之迅速、套路之单一,让人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这帮砖家,也是当年爹妈体外实验出来的?

上药所最著名的合作伙伴是绿谷集团,双方合资成立了绿谷制药,虽然2018年6月上药已退出绿谷投资人行列,但两者仍是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从1996年起,绿谷集团先后推出了3代抗癌产品,中华灵芝宝、绿谷灵芝宝啥的,在无审批情况下,多次发布虚假广告,背书机构都是上药所。 不仅拉上砖家背书,绿谷董事长吕松涛,还把自己的老师南怀瑾也拉上,吕说南老师因为吃了绿谷保健品,身体特别好。 2004年,绿谷开始和上药所所长丁J合作,邀请其担任副董事长、绿谷研究院院长,另一个董事耿美玉,也在上药所任职,武汉病毒所王所长的爱人舒院士,也是绿谷的关联人之一。 武汉病毒所和上药共同发现的双黄连功效,好巧,王所长老公的上海绿谷就卖双黄连。所以搞半天,俩人主要想说明:哑巴吃黄连,傻子吃双黄连,实在不行,还有我们“夫妻肺骗”。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个董事耿美玉,其团队研究出的治老年痴呆症新药,在2019年11月被药监局有条件批准上市。 几乎在同一时间,署名为饶Y的举报信,寄到了郭嘉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手中,指耿美玉关于药物的论文涉嫌造假。 不仅她作假,包括武大基础学院院长李教授在内的3位学界大佬,都涉嫌学术造假。 

饶Y,现任首都医科大学校长,1962年生于江西南昌,1991年获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神经学博士,同年进入哈佛分子生物学系做博士后。 1994年在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任教,2004年起任美国西北大学讲席教授、神经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从1996年开始,兼任中科院研究员,2004年起兼北京生科研究所副所长,2007年9月全职回国担任北大教授、生命科学院院长。 

在国内生科领域,饶Y和王晓D、施一G并称“三剑客”,3人都属于海外成名,壮年归国,都为国内生命科学发展做出贡献。 饶和施是好友,当初回国一个去北大一个去清华,舆论一度将他们和上世纪50年代钱学森、郭永怀的回国相提并论。 在揭发学术造假前,饶教授上一次成为焦点是2011年,当时中科院院士增选,饶第一轮就落选,施一G20几名接近出局。 消息一出,学界哗然,北京生科所所长王晓D表示,饶是国际一流科学家,其学术水平远在同领域的第二轮候选人之上,也高于部分院士。 王晓D乃细胞凋亡领域无可匹敌人物,也是改开后我国出国留学人员中,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第一人,当初就是他的一句话,促成了施一G的回国,学术大牛都帮说话了,可见是真觉得憋屈。

当年候选人排第一的,正是王所长的丈夫,中科院院士舒H兵。 舒院士,出身重庆农村,生活贫苦,第一次高中化学考试只有6分,但坚忍不拔,终于在1995年获美国埃默里大学博士学位,44岁成为武大最年轻院士,后担任武大副校长。 论学术成就,生科三剑客中的两个,一个落选一个垫底,倒是担任行政职务的舒H兵排第一,这在当时争议颇多。 饶教授主要研究动物同性恋基因(我也不知道还有这么小众的领域),性格比较刚,早在回国前,就曾在《科学》杂志上说:“中国现行的科研基金分配,更多的是靠关系而非学术水平高低。” 

4年后,全体院士用选票告诉他:少挑刺少哔哔,胡乱讲话,小心不带你玩。 现如今9年过去,胜出的舒H兵当了武大副校长,改去首都医大的饶Y,又炮轰武大学者论文95处造假,还搞自我包庇,颇有点轮回的味道。 而新冠疫情发展到今天,舒院士和夫人领导的病毒所成为风口浪尖,也充分证明,人家当年的挑刺,确实不无道理。 饶舒2人同属北大生科院教授,却火药味甚浓,坊间有传,学术会议上,舒H兵见饶Y和施一G,都绕道走。 施老师受邀去武大做演讲,舒校长明明和他研究领域更相仿,却躲起来,连个影都不见。 

#施一G珞珈讲坛畅谈生命科学艺术#

那一年,施Y公23岁,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做博后,饶Y28岁,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读神经科学博士,舒H兵23岁,在美国密西根大学医学中心做研究助理,王晓D27岁,在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读生化学博士。 那时的大陆留学生,无论啥专业,只要没绿卡,基本上在美国找不到工作,生物学更是重灾区。
于是他们都在第一时间换了绿卡,并在绿卡期满后换美国护照,通常拿到美国绿卡后4年9个月,即可申请美国公民。 但即便有身份,想在美国找到称心的工作,还是比土著难,每升迁一步,都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还要面临着职位天花板问题,比如亚裔很难获得学术界领导地位,也很难得到更高级别荣誉。 何况,在美国,教授只是一份普通职业,就算是诺奖得主,最多也就是在系门口,多一个专属车位而已。 

和美国教授的清贫生活形成对比鲜明的,是国内对科学人才的重视,1998年为进一步落实科教兴国战略,广网杰出人才,提高我国高校的世界级竞争力,教育部和李嘉诚基金会共同启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 年底,教育部在海内外广发英雄帖,设立“高校特聘教授”,明码标价,岗位津贴10万元(不含工资),彼时普通教授的年薪不过1、2万元,北京二环房价不过2000一平。 除此之外,郭嘉还先后设立杰青基金、千人计划等引进人才,这些计划,除了津贴和经费外,学校还会为学者配备助手,以及优渥的工作生活条件,系列大手笔,堪称新中国教育史上头一回。特聘教授问世3个月,应者云集,舒H兵博士就是第一批吃螃蟹者,入选1999年北大“长江学者”时,他还在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工作。 他在应聘的自我介绍里说道:“虽然我有教授职位和高工资,但我从来不看重绿卡,从出国那一天起,我就想着回国效力,只是没有机会罢了。” 

没机会回国效力,那有机会了,是不是就壮士一回不复返了? NoNo,且看他的履历:
1998-2005年,美国国家犹太医学及研究中心助理教授、副教授;1999-2005年,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助理教授、副教授;1999-2004年,北大长江特聘教授;2005年9月起任武大生命科学院长。 也就是说,至少在1999-2004年期间,舒博士既是北大长江特聘教授,又是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和犹太医学研究中心的助理教授、副教授,且均是全职。 而就在他去武大任职一年后的2006年,北大“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教授名单中,他仍是特聘教授。 那舒博士全职去武大做院长时,有木有辞掉美国的工作呢? 答案是没有,它的美国实验室还在运转, 有两个NIH、R01资助,到期时间分别是2007年和2010年。 那有木有离开北大呢? 也木有,2005年和2006年,舒博士在北大2次提名郭嘉自然科xuo奖。 

有名自然有利,舒博士在北大每年工作时间不到2个月, 但在拿863计划、 NSFC(郭嘉自然科学基金)犹如探囊取物。 2003年不负众望,获得“北大东盛科学论文奖”奖金100万元,获奖的NATURE文章,完成单位是美国国家犹太医学中心, 他既不是第一作者也不是通讯作者。 即是北大教授,又是武大百万年薪聘来的院长, 又是科技部973项目首席科学家,舒教授想专心做科研,当然分身乏术。 去PUBMED搜索舒的文章可以看出,文章挂名单位或是科罗拉多大学,或是犹太医学中心, 或北大,或武大, 或皆而有之,某一课题的研究成果,甚至2国3家共享。 这种操作,英文中叫overlap(重叠、脚踩两只船),同时支取两边的全职薪酬,却没有完成全职工作,美国西北大学就曾因“Effort Reporting”fraud (工作量报告欺诈)被罚550万美元。 简单的说,就是拿钱活没干到位,比如研究中出30%的力,工资的30%就在课题经费中出,但如果拿了30%的钱,却只出20%的力,就属于欺诈。 

早些年某著名华人学者,揭发过内地的“挂名院士”问题,他说: 在国内高校动辄比院士多少名、长江教授多少名的浮夸风气下,某些教授明明在国外全职,却拿着国内两三所学校的经费和薪水,只待几个月,其余大半时间在国外。 明明在国外任职,在国内还当教授,选上院士后,又声称从国外引进。 这样的结果就是,这些年国家在教育和科研上投入很多钱,却收效甚微,反而助长了很多不良风气。 比如学界的功利思想,这是科技界乃至郭嘉的耻辱,因为没有一个伟大的贡献,是追名逐利就能做出来的。 

要说舒博士的学术实力,肯定有,不然也不会一路当选都是最年轻,但很显然他抓住了好时机,因此名利双收。 对比之下,饶Y2007年辞去西北大学终身教授回国,施一G2008年辞去普林斯顿教职入职清华,显然稍迟些,因此2011年院士落选也不足为怪,时间短还不够深入群众嘛。 据施校长回忆,2007-2010年是他俩回国后最难过的3年,工作生活常不顺心,有次遇到挫折,他苦恼的跟饶Y短信倾诉,几分钟后,他回:“千万不要轻易撤,困难肯定很多……” 还没等他回复,饶又发来第二条:“如果要撤,提前告诉我,也许一道……” 

对比之下,王晓D要顺遂许多,博士毕业后,他先在德州大学西南医学中心任教。 2003年,受聘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第一任所长 ,2004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2010年,辞去美国所有职位,回国全职任所长。
2011年,也就是饶Y俩人落选那年,他果断下海经商,创办百济神州,研发全球领先的抗癌药,成为企业家中的科学家。 关于王晓D,还有一段和翁帆的绯闻。话说翁帆和杨老结缘,源于大学时她给他们夫妻俩做翻译。 巧的是,王晓D当选美国院士去广东时,也是翁帆给做的翻译。 现在看来,选派漂亮女孩给科学家做翻译,就好比明大学给大强子等老板安排女学生陪跑一样,一种手段而已,不然杨老、王院士都是大学毕业才出的国,中文讲那么好,要啥子翻译? 

翁帆以前就知道杨对自己有好感,杨夫人去世后的次年,她给杨写信,好几个月没回音,以为黄了,于是又给给王晓D写信。 结果给杨老的信,几经转折,从美国转到香港,杨老收到后马上和翁帆联系,而那边王院士的态度还模棱两可。 于是杨翁2人关系发展飞速,到了11月,杨老向全世界宣布和翁帆订婚,成就28和82的佳话,就这样,40岁男人还是败给了八十后。 

#杨教授:我啥啥都赢#
八卦到此为止了吗?并没有,当年为了回国选院士,饶校长放弃了美国籍,结果连着几年没选上,宣布从此不再申请。 出局的原因,有院士表示是国籍问题,饶施当时国籍并未明确,而院士候选人必须是中国籍。 对此饶校长表示,美国给了国籍撤销证明,公安部也出示了恢复中国籍的函件,且近十几年来,生科医学部不止一位院士没放弃外国籍,所以国籍压根不是问题。 但饶校长没说的是,自己注销美籍,女儿和前妻保留了。只是之后多次申请赴美探亲,皆被拒绝,让他很郁闷。 按年龄算,饶这批人应该是恢复高考不久的毕业生,赴美留学当博士,并毅然放弃中国籍加入美籍,回国选院士,又毅然放弃美籍并恢复中国籍。 也许在他们看来,说放弃就放弃,说恢复就恢复,没啥不妥。但在美国人眼里,入籍、宣誓效忠是件严肃事,违背了誓言就是背叛,所以拒签100次也理直气壮。

忘了说了,海外论坛上关于饶校长的传闻颇多:比如多次挂名老婆的论文,离婚回国时,老婆患癌症,自己风光无限,前妻却一边抗癌一边抚养女儿。 回国后,一边抱怨学术环境不佳,一边炮轰别人作假,一边又骂美国不给他回去探亲。 在中国说美国好,在美国说中国好,对着美国国旗宣誓是他,一转身跑国内当院长报效祖国的,也是他……这句话不是我说哒,是好兄弟施校长的评价原话。 此情此景,让我忍不住想起当年的吕布,被曹操活捉时要求松绑,并说:“曹公得我,由我率领骑兵,曹公率领步兵,可统一天下了。” 曹操听完颇心动,刘备在一旁说:“明公,您知道吕布是如何侍奉丁建阳,董太师的吗?” 最后,吕布被缢杀,死前大骂:“大耳儿(刘备)最不能相信。” 历史总是在不经意的,用好笑的方式重复。吕布只有一个,但和他相似的人,却是层出不穷。 

舒校长放弃美国绿卡,回国时说:“我从来不看重绿卡,从出国的那一天起,我就想着回国效力……” 施校长放弃美国籍后,说:“我常问自己缺什么?思来想去,缺少的是归属感、认同感,还有那种直接参与国家建设的成就感!” 饶校长放弃美国籍后说:“我问自己,想永远待在美国吗?不不,中国虽然有很多问题,但我属于这里,我可以用我的方式,让这里变得更好。” 只有回到大陆后,又放弃美国籍恢复中国籍的杨振宁说:“很庆幸,我总是在人生最关键的时候,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学术中人,最重要的是诚实,毫无疑问,杨先生是最诚实的,所以只有他,获得了诺贝尔奖。 

来自: https://mp.weixin.qq.com/s/CkW0LRtaKfvWWS7ahcw1Zw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