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d by
标签:欧洲

微服务写的最全的一篇文章

微服务写的最全的一篇文章

閱讀本文約花費: 14 (分鐘) 本文来自于网络,本文主要讲解的是微服务,详细阐述了微服务的利弊、服务分层、微服务的服务发现的三种方式微服务的路由发现体系等相关知识。 今年有人提出了2018年微服务将疯狂至死,可见微服务的争论从未停止过。在这我将自己对微服务的理解整理了一下,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1.什么是微服务 1)一组小的服务(大小没有特别的标准,只要同一团队的工程师理解服务的标识一致即可) 2)独立的进程(java的tomcat,nodejs等) 3)轻量级的通信(不是soap,是http协议) 4)基于业务能力(类似用户服务,商品服务等等) 5)独立部署(迭代速度快) 6)无集中式管理(无须统一技术栈,可以根据不同的服务或者团队进行灵活选择) ps:微服务的先行者Netflix公司,开源了一些好的微服务框架,后续会有介绍。 2. 怎么权衡微服务的利于弊 利: 强模块边界 。(模块化的演化过程:类–>组件/类库(sdk)–>服务(service),方式越来越灵活) 可独立部署。 技术多样性。 弊: 分布式复杂性。 最终一致性。(各个服务的团队,数据也是分散式治理,会出现不一致的问题) 运维复杂性。 测试复杂性。 3. 企业在什么时候考虑引入微服务 从生产力和系统的复杂性这两个方面来看。公司一开始的时候,业务复杂性不高,这时候是验证商业模式的…

Read More Read More

Life is always hard

Life is always hard

閱讀本文約花費: 4 (分鐘)      一个宛如邪恶天使的女孩加上一个貌似历经沧桑实际内心单纯脆弱的杀手。       Jean Reno, 很爱用法语读出他的名字,非常顺口,是法语里面少有让人念出来很适意的一个名字,但是在这个杀手不太冷里他却饰演一个意大利人Léon, Léon 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可是他总穿着短三寸的裤子,一件不像样的黑色的大衣,可是他却只爱喝牛奶,可是他的唯一爱好就是伺候他那株象征着他的生命的植物,可是他却爱看温馨的文艺老片,可是他没有任何不良嗜好,那么杀人是为了乐趣?不,杀人是为了那个隐藏在内心深处的复仇,每一次杀人可能都让他想起那第一次为所爱的人复仇的快感,从此他不敢再爱任何人,直到有一天他碰到了那样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聪明,敏感,脆弱但是倔强,有时候也会觉得中文有不够用的时候,用英语的smart来形容这个女孩才更确切,小女孩smart, 知道在最紧急的关头敲开了Léon的房间,她也爱憎分明,她清楚知道自己恨她的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姐姐,所以对于他们的死她不想浪费一滴眼泪,成人的世界就模糊的多了,黑与白之间永远存在着那么多深浅不一的灰色,但是小女孩唯一的亲人或者是陪伴,4岁的小弟弟也被那帮警察干掉了,于是她想复仇,当他知道Léon是杀手的时候,她的复仇欲望更是空前的炙热起来。       但是小女孩毕竟是小女孩,她与Léon玩游戏,猜彼此扮着的人是…

Read More Read More

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閱讀本文約花費: 8 (分鐘)马克思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吗? 察网04-06 07:25察网官方帐号关注【本文为作者张新宁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近日,“当人类世界出现瘟疫大流行的时候,资本就会暴露出种种弊端,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趋势来看,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这句话署名为“马克思(1876)”,甚至注明源于“马克思全集第三卷232页”,以马克思的口吻直击资本主义国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短处,迎合了一些人的心理,貌似吹响了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号角,一时风靡网络。但是,也有不少学者对马克思是否说过这样的话提出了质疑,提出“马克思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彰显其当代存在”。这则谣言也引发了笔者的深思。笔者通过检索四卷本《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九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集》(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以及五十卷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涉及马克思1876年论著的几卷后发现,马克思、恩格斯在著作中经常运用“瘟疫”和“丧钟”之类的表述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揭露和批判。其中,涉及“瘟疫”的论述主要有14处,涉及“丧钟”的论述主要有12处,但是没有说过“瘟疫也是资本主义的丧钟”,也没有把“瘟疫”与“社会主义必然代替资本主义的趋势”结合起来研究。关于“瘟疫”,马克思、恩格斯更多运用比喻的手法来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批判。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

Read More Read More

深入浅出了解 OKR(二):使用 OKR 带来的 7 大收益

深入浅出了解 OKR(二):使用 OKR 带来的 7 大收益

閱讀本文約花費: 12 (分鐘)近几十年,随着信息科技的飞速发展,我们实际上已经进入了“VUCA(乌卡)时代”,VUCA 来源于军事用语,并在 20 世纪 90 年代开始被普遍使用,随后被宝洁公司(P&G)首席运营官罗伯特·麦克唐纳(Robert McDonald)引入商业世界。 大家熟悉的蝴蝶效应,黑天鹅,灰犀牛都是 VUCA 时代的典型场景。 蝴蝶效应: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蝴蝶效应意味着世界处于混沌状态,事务之间的联系错综复杂,不可掌控。 典型的就是“一个香港人在台湾杀了自己的女友,导致在中国看不了 NBA 比赛”。 黑天鹅:在发现澳大利亚之前,欧洲人认为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还常用“黑天鹅”来指不可能存在的事物。但欧洲人这个信念却随着第一只黑天鹅的出现而崩溃。因为,黑天鹅的存在代表不可预测的重大稀有事件,意料之外却又改变一切。黑天鹅意味着极小概率事件带来的大影响。 典型的就是“非典 SARS”、“新冠状病毒”这样的极小概率的跨界病毒感染和传播带来的巨大影响。 灰犀牛:灰犀牛体型笨重、反应迟缓,你能看见它在远处,却毫不在意,一旦它向你狂奔而来,定会让你猝不及防,直接被扑倒在地。它并不神秘,却更危险。灰犀牛意味这经常被提示却没有得到充分重视的大概率风险事件。 典型的就是房地产泡沫、第三次世界…

Read More Read More

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方方的成名之路最应该感谢政府

閱讀本文約花費: 9 (分鐘)文|沉雁 昨天一位读者朋友私信我说,“方方被骂得那么惨,沉雁你还是该发文帮方方说说话”。我当时确实没看见骂方方的文章,我就回答了一句“在哪骂”。结果,这位读友就很不高兴了,给我回了一段有点生气的话,他认为我是装没看见。 之所以这位读友很不高兴我的没看见,根本原因是她太爱方方了,她不忍心方方被骂。我相信,像他一样爱方方爱到这般如痴如狂的状态,不是千万,而是亿万。莫名其妙,我内心深处升腾起一种说不清楚的嫉妒感。做作家能做到方方这程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总觉得,方方不应该有这么冲天香阵透全球的名气,但事实不以我的意志为转移,方方现在的名气就有“我花开后百花杀”的破竹之势。 委实说,我除了看过方方几篇封城日记,我就没看她其它任何一部作品。再实话实说,我对她的封城日记没有特别的感觉,因为太没火药味了,根本不符合我们时评人的胃口。所以,我才写了那篇《我不同意方方的某些主张》。她宅心仁厚劝蔡丽之流自己辞职谢罪,我绝不同意,我坚决主张蔡丽之流应该剖腹或凌迟才算谢罪。 尽管后来我写了一篇10W加的《方方,这季暖阳下最亮的一抹芬芳》,但那不是源自我本能的冲动,而是因为什么呢?而是因为我看赞美方方的文章浩如烟海,但几乎都没把方方赞到点子上。为了显摆我看问题的穿透力,所以我才热情澎湃写了那篇10W加。 之所以我有点嫉妒方方,我始终认为,她有今天之大名,绝不仅仅是因为她文章写…

Read More Read More

是你们,把方方推上了诺贝尔文学奖

是你们,把方方推上了诺贝尔文学奖

閱讀本文約花費: 8 (分鐘)疫情期间,蜗居武汉的方方写了60篇日记,她只是记录自己的心得想法,她并没有想到要结集出版。可是,你们疯狂污蔑方方,咒骂方方,硬是把一个作家咬成了和钟南山齐名的名人。了解的人知道方方是著名作家,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方方是著名医学家。中国出版方嗅觉灵敏,准备将方方这60篇日记结集出版。可是,你们在网上翻云覆雨,血雨腥风,你们一手制造的萧杀气氛,吓跑了出版方。你们攻击方方,成为了2020年春天最著名的公众事件之一。世界上发行量第一的《纽约时报》,和发行量第二的《华盛顿邮报》,理所当然地报道了发生在中国的“因为一本书而引发的公共事件”。而且都放在头版头条。  方方的60篇日记,本来没有名字,是你们起名叫《武汉日记》。好吧,现在《武汉日记》驰名全世界。《武汉日记》即将在美国出版。而且,一出版,肯定会引起强烈轰动。因为疫情是全世界当下最关注的话题,因为截至目前只有方方写了这个题材。现在,有世界著名作家评论家一起推荐方方,参加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是你们,一手把方方推向了全世界。是你们,一手把方方推向了诺贝尔文学奖。我用十根脚指头都能想到,方方肯定给你们钱了,你们肯定拿了方方的红包。没拿钱,没拿红包,却把方方推向了诺贝尔文学奖,说给你听,你信吗? 这一百年来,因为一本书引发公共事件的,只有一例。这个作家叫拉什迪,他这本书叫《撒旦诗篇》。1948…

Read More Read More

未选择的路

未选择的路

閱讀本文約花費: 2 (分鐘)未选择的路 罗伯特·弗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呵,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The Road Not Taken – by Robert Frost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Then took the other, as just as fair, And having perhaps the better claim, Because it was grassy and wanted wear; T…

Read More Read More

关于新冠病毒的小建议

关于新冠病毒的小建议

閱讀本文約花費: 10 (分鐘)转:一线小医生一枚,坐标美东离纽约不远,参与治了十几个旁观了几十个新冠病人,有点小心得小建议,给大家报告如下: 新冠的神药近期内是不可能有的。中国试药比美国宽松得多,试过了无数的药。之前中国呼声最高的是抗爱滋病药 (克立芝) ,但随后中国医生自己做的双盲实验证明了它没用,这结论3月18日发表后克立芝立刻打入冷宫。氯喹的前景更不乐观。很多风湿性关节炎和红斑狼疮病人长期服用氯喹,但并没有报告说这类病人就不容易得新冠或者变成重症。因为氯喹没太大的副作用 (但也是有的),我所在医院给所有住院病人都用上了,但我没有感受到它有减少转成重症的作用。人民的希望双盲实验已经做了很久,如果很有效的话肯定会提前揭盲结束 (早结束可以早卖早赚钱),所以估计也没多大的希望。从流感的经验来看,传统的疫苗效果也不会很大。值得关注的是美国搞的全新型mRNA疫苗,但效果也难以预计。 医院虽然没有神药,但是靠氧气和呼吸机这两样法宝,还是可以挽救一些生命的。轻症去医院的主要目的是吸氧,所以居家隔离恢复,在确认不缺氧的前提下,是安全可行的。确认不缺氧要靠指尖血氧计 (pulse oximeter) ,但很可惜这个神器远不如体温计普及,虽然它在正常价格的时候跟体温计一样便宜 (< $20),也一样好用。因为没有普及 pulse ox,所以美国医生经常只能告诉病人有了呼吸急促 (shor…

Read More Read More

世界最著名的飞地之一;俄罗斯孤悬海外的加里宁格勒州

世界最著名的飞地之一;俄罗斯孤悬海外的加里宁格勒州

閱讀本文約花費: 3 (分鐘)飞地是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想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却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 飞地这个术语第一次出现于西班牙与法国1526年签订的《马德里条约》的文件上。 从中世纪第一次出现飞地这个术语到如今,出现了很多飞地,但成因相当复杂。 世界上最著名及最重要的飞地之一;俄罗斯在欧洲的飞地加里宁格勒州。 加里宁格勒洲南邻波兰,东北部和东部与立陶宛接壤,与俄罗斯本土不相邻。 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打入北约一个楔子,战略位置极其重要,从加里宁格勒到华沙距离为400公里,到柏林、哥本哈根、斯德哥尔摩的的距离均在600公里左右。 (北约东扩图,加里宁格勒州是俄罗斯楔在北约的一枚钉子) (箭头所指为加里宁格勒州) 加里宁格勒州曾经是俄罗斯联邦的军事重镇,其军事设施及密度亦是全欧洲最多最高的。 前苏联波罗的海军区总部曾经设在此地,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总部也曾设于此。 (俄罗斯五大舰队分布图) (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勋章) 加里宁格勒州是苏联二战胜利成果之一,如果说加里宁格勒是佩戴在俄罗斯胸口的一枚勋章;那么哥尼斯堡就是深扎在德国人心中无尽的悲伤。 加里宁格勒原名为哥尼斯堡,这个名字从1255年一直叫到1946年7月4日(此日被苏联改命为加里宁格勒), 加里宁格勒是普鲁士王国的发源地,1701年普鲁士首位国王弗雷德里克一世在这儿的大教堂加冕,并将哥尼斯堡定为普鲁士的首都。 二战后,东普…

Read More Read More